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以碳中和为题写一篇议论文(关于碳材料的论文)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三体宇宙(马斯克猛批元宇宙:没人愿意把屏幕绑在脸上!元宇宙是洪水猛兽?) 金融专家马霞讲区块链(金融专家马霞简介)

限电和碳中和的关系(电力碳中和)

资料来源:CNTV

中央台新闻:自9月以来,中国的“关停限电”现象已波及黑龙江、吉林、辽宁、广东、江苏等10多个省份。9月27日下午,中国国家电网公司表示,针对目前的供电形势,将采取综合措施和措施,全力打好供电保障战,保障人民生活的基本用电需求,尽量避免停电限电,坚决维护民生、发展、安全底线。

这一轮限电的原因是什么?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到,围绕后续供电能否得到保障这一系列问题华北电力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李彦斌教授和李教授教授逐一解释了“断电”问题的根源和影响。

中央电视台记者:这一轮限电的原因是什么?

李彦斌教授:9月以来,我国“关停限电”现象已波及黑龙江、吉林、辽宁、广东、江苏等10多个省份,不仅影响到工业企业的生产,也影响到居民的日常生活和整个社会的敏感神经。直观地说,这一用电限制主要是由于电网公司为确保电网安全而采取的应对措施,因为近期紧张的电力供应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电力需求。

在电力供应方面,近年来,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比重逐渐提高,但火力发电仍占据主要地位。根据秦皇岛电煤综合成交价格,今年9月为5500元千卡电煤价格达到1079元/吨,是去年同期的1.9倍(2020年9月25日为563元/吨)。国内煤炭价格持续上涨,导致火电企业发电成本大幅上升。突出了“市场煤炭和计划电力”之间的矛盾。火电企业面临着“发电即亏损”的困境,导致全国电力供应紧张。此外,可再生能源发电本身具有很强的随机性和不确定性。例如,最近中国东北地区风力发电量急剧下降,导致电力供应恶化。

与供应方面的低迷相反,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海外制造业受到明显制约,中国出口形势持续改善。工业企业的生产带动了用电的快速增长,加剧了电力供需的不平衡。今年1-8月,全社会用电量4285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3.7%。“关停限电”必须成为填补这一空白、确保电力系统安全的最后一项举措,限电范围可能进一步扩大。

此外,在"能耗双控"指标的压力下,一些地区采取"关停限电"的方式,直接调节能耗强度和总能耗,也人为扩大了限电范围。

中央电视台记者:这些地区的供电情况如何?

李彦斌教授:目前,“关停限电”领域确实存在供电紧张的问题。广东、江苏等率先关停和限电的省份有许多出口型企业。9月和10月是他们订单的高峰期,第二和第三产业的电力需求强劲。在热能补充不足的情况下,短期内电力供应短缺将持续。

东北地区的形势更加严峻。受自然气候因素影响,进入采暖期后,煤炭和电力消耗将进入另一个高峰,电力供应将面临新的严峻考验。

中央电视台记者:这些地区的后续供电能保证吗?

李彦斌教授:中国具有“全国一盘棋”的制度优势和“一方有困难,各方支持”的优良传统。首先,鉴于上游煤炭价格上涨,中国已出台相关政策确保煤炭供应和价格稳定,以及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能源局已联合派出指导小组前往相关重点省份、企业和港口,对能源供应和价格稳定进行监督。可以预见,在多方调控的共同作用下,煤炭价格将趋于稳定甚至下降,这将给火电企业的生产带来好处。第二,用电紧张的地方政府已开始出台以下政策:使用时间电价政策、发电补贴等激励措施,引导和督促发电企业尽快恢复生产,确保电力供应。此外,由于中国“大电网”的优势,它还可以协调全国电力供应,加强对当前电力短缺省份的输电,帮助它们缓解电力供应不足的紧张局面。因此,我认为在目前电力有限的地区,后续供电可以得到更好的保障。当然,我们也应该意识到,“断电限电”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常态!

中央电视台记者:有网友说,这一轮限电是为了实现全年能源消费双重控制的目标。这两者之间有关系吗?

李彦斌教授:能源消费双重控制的目标确实会对限电产生影响,但我不认为这是本轮限电的根本原因。虽然一些地区在“预警”后,为了满足能耗双控指标的要求,采取了“关停限电”的措施,但反映出一些地方的管理水平仍有待提高,需要探索更加科学的管理手段。但总体而言,这一轮限电的根本原因是电力供需不匹配。例如,东北地区的限电范围影响了居民的用电。江苏省和广东省去年因电力供应紧张而出现限电现象。因此,“限电”的根本原因是当前的电力供需缺口。

事实上,在电力供应不足和能源消费双重控制的双重压力下,选择“两高”企业优先用电,或是地方政府保障居民生活和重要产业生产经营的有效途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探索科学的控制方法和管理手段,避免“一刀切”的做法。

央视记者:如何理解低碳不是简单的“关停限电”?

李彦斌教授:作为中国高质量发展的长期目标,碳中和其实质不是限制能源的使用,而是通过优化能源结构来实现碳中和的目的。依靠“关停限电”来降低能源消耗,将损害经济和社会的健康发展。因此,我们需要推动全社会的低碳改革,逐步培育居民、企业、政府等多层次的低碳文化,让低碳理念深入人心,从而更好地保证实现“双碳”目标向制度革命、技术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平稳过渡。

中央电视台记者:目前中国的电力供应情况如何?足够吗?

李彦斌教授:据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统计,截至今年8月,中国发电装机容量已达22.8亿千瓦,而今年7月全国最大电力负荷为11.92亿千瓦。因此,从技术层面来看,我国目前的发电能力可以保证人民生活用电和有序生产。然而,在碳中和的目标下,如何兼顾“节能”和“清洁”是建设以新能源为主体的新电力系统的一个重大问题。“十三五”期间,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风能装机2.8亿千瓦,太阳能装机2.5亿千瓦,但仍不足以取代火电的主导地位,发挥支撑作用。为了清洁电力结构,风电装机容量需要增加15倍以上,并需要建设大量的储能和输电设施。

因此,在电力系统低碳转型过程中,我国短期内仍将存在电力供应缺口。为保证社会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中国政府仍需加强统筹规划,加快电力市场和碳管理专业人才的培养,协调电力“发-输-销-用”的平衡关系,设计顺畅的电力市场和碳市场机制,促进电力系统平稳转型。作为高校的科研机构,我们还将继续积极参与国家政策设计。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