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比特币ATM机(从便利店到药店 美国每周新装数百台比特币自动取款机) 有哪些碳中和基金(基金定投:又有ETF新品!七大基金上报,生物育种VS碳中和ETF?) 区块链比特币行情(美股异动|区块链概念股大幅走低 最大稳定币不再稳定 比特币跌破28000) 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提出重要举措(双碳低碳绿色校园碳中和碳达峰能耗平台建设解决方案(附PPT)) 火电企业碳达峰碳中和(“碳达峰”“碳中和”促进能源行业革命) 比原链和比特币什么关系(脱钩!比特币不再跟随美股)

元宇宙为什么打不开(元宇宙为什么打不开)


滕泰/文2021,许多世界著名的大企业都参与了元宇宙。一次元宇宙它已成为资本市场乃至全社会最前沿、最受关注的话题。支持者认为,元宇宙是一个越来越真实的数字虚拟世界和下一代互联网,它将引领我们从计算机和手机的二维平面世界走向ARVR、XR的三维世界,从“在线”到“现在”,对世界的影响堪比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轻视的人认为它既没有技术创新,也没有产品创新,纯粹是投机。元宇宙的结局是“敲锣打鼓、花言巧语的金融骗局”,有人说“元宇宙将是整个人类文明的内卷”,这将使人们长期沉浸在AR/VR的虚拟世界中,影响人类对“星海”的理想追求。

那么,元宇宙是投机还是人类的未来?元宇宙会推动科学研究的发展,改变人们的生活,还是会放慢人们探索自然的步伐?

元宇宙的精髓:双重平行世界

在谈论元宇宙的本质之前,让我们先谈谈技术开发和应用场景之间的关系。2021年初,中国对5G投资是否超前进行了争论。我非常尊敬的官方学者楼继伟提出,中国5g投资过于超前,因为没有足够的应用场景,一时间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反响。看到这个观点后,我写了一篇文章《5G投资是否需超前,应用场景改变生活方式》,文章提出,在2009年或2010年的3G和4G投资时代,人们恐怕无法想象微信的出现抖音、对于移动支付、在线租车、共享自行车等一系列场景创新,认为可以适当推进技术创新和投资,提出5g的发展前景取决于必然出现的应用场景创新。

虽然我坚信5g将有决策部门在未来无法想象的应用场景,但我无法想象未来几年会出现什么新场景。正是在这种5G应用场景的热望中,元宇宙在2021下半年突然变得流行起来。5g缺乏应用场景的问题似乎很容易解决——根据积极拥抱新事物的态度,元宇宙的第一印象是数字虚拟世界场景创新的大爆炸,以及数字虚拟世界和真实物理世界场景创新的大融合。

如果没有足够的应用场景,5g,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那么这些伟大技术本身的价值自然会受到社会的质疑。元宇宙不仅为5g技术提供了足够广泛的应用场景,还为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众多新技术,以及AR、VR产品、数字货币、数字资产、游戏、媒体、,电影和其他产品创新。

手机和互联网的核心区别在于,手机是由互联网技术驱动的;元宇宙的核心动力既不是技术,也不是核心产品,而是数字虚拟世界中的创新大爆炸。

元宇宙的场景创新不同于之前的移动互联网。它从二维空间深入到三维空间,即将构建一个巨大的数字虚拟世界。它也可以称为数字并行空间或数字并行世界。在与现实世界平行的新的、前所未有的平行空间中,元宇宙将通过无限的场景创新,带来大量新的供给,创造大量新的需求,不断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带来新的经济增长。

元宇宙的场景创新空间有多大?你可以想象,如果你简单地将现实世界复制到数字并行空间,将会有多少创新和增长!上世纪90年代末,当移动互联网出现时,第一代互联网人说,我们让世界上的每一粒沙子都有一个IP地址;在元宇宙时代,人们会在数字平行世界中对太阳、月亮和星星、海洋和湖泊、山川、土地、建筑物和道路进行全景和三维展示吗?当然事实上,这样的创造已经开始了。在作者访问的中国视觉产业中心,工作人员已经在数字世界中初步复制了它银河系大部分太阳、月亮和恒星也复制了地球上的大部分海洋。当我们戴上AR/Stalin眼镜时,我们不仅可以在星系和海洋之间游泳,还可以挥手与海洋中的鱼互动——如果未来有游戏或电影制作人需要在这里拍摄故事,或者军队需要在数字平行世界中模拟山脉或城市之间的战斗。我们能说这样的数字资产没有市场价值吗?

元宇宙的场景创作和数字平行空间的创造,不仅局限于对现实世界的复制,还来源于人们无尽的想象。无论是《山海经》或《西游记》中的魔幻场景、人、物、兽,还是《哈利波特》中的魔幻世界,你都可以在元宇宙的虚拟世界中享受三维展示,让人们通过AR进入这个数字平行空间,VR或其他入口与这里的人、物和场景有着密切的联系和互动。随着数字平行空间中虚拟人、虚拟物、虚拟场景的增多,虚拟社会中的互动越来越多,互动关系也越来越丰富。一个巨大的数字平行世界正在逐渐形成。

当然,元宇宙数字平行空间中的场景、人物和物体也可以走出数字平行空间的虚拟世界,以一定比例的物理物体形式呈现在现实世界中——可以想象,大量的场景,在元宇宙时代,虚拟世界中的人物和动物将出现在现实世界中。在5到15年的时间里,无论我们走进哪个公园或游乐园,都不仅有来自现实世界的湖泊、植物和动物,还有来自数字平行世界的各种场地、场景、人物、动物和植物。创造之后,它们被复制到现实世界中。。。这种创造和复制能够给现实世界带来多大的数量和市场,有多少产品应用以及如何改变现实世界和人们的生活都是无法想象的!

有人将现实世界中的人、物、场景复制到数字虚拟空间称为“数字孪生世界”,将数字虚拟空间中完全创造的人、物、场景称为“数字原生世界”,将数字虚拟世界向现实世界的映射以及与现实世界的互动称为“虚拟共生世界”。想象一下,十年后,当我们戴上AR/VR头盔时,我们可以立即进入数字虚拟世界,或穿梭到数千英里外的游戏“场景”,与虚拟世界的人、物和场景互动;当来自数字虚拟世界的各种人(AI机器人)、物体和场所在现实世界中无处不在时,我们还能区分数字双胞胎和数字原语,以及真实体验和数字虚拟世界体验吗?

根据量子理论,物质既是粒子又是波,因此世界是二元的,既有物化的世界形式,也有波的形式。根据林左鸣先生的“容介二元价值状态”理论,宇宙的基本属性是二元的,一个是物质形态,另一个是信息形态,就像中国太极图中的那样阴阳鱼,物质世界和信息世界相互作用,共同推动着宇宙的演化。

因此,元宇宙不仅指数字虚拟世界,而且指受物质世界和信息世界影响和推动的虚拟共生世界,即二元平行世界。元宇宙首先将核心驱动力带到了世界,这是数字平行世界的“宇宙爆炸”,导致了虚拟和真实共生二元世界的场景创新爆炸。

元宇宙对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的影响

有人担心,一旦人们沉浸在元宇宙身上,他们将停留在虚幻的世界中,不再探索星海的客观世界。事实上,元宇宙和数字平行世界也可以极大地支持人们对星海的科学研究工作。

现实世界中几乎所有的研究工作都可以先在数字虚拟世界中进行模拟,模拟成功后再转移到现实世界中。例如,现在的航天科研工作需要在数字世界中计算各种数据,反复进行模拟实验,然后才能发射现实世界的卫星和其他航空航天器;各行各业的新产品和新商业模式的创造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完成。首先,它可以在数字并行空间(虚拟世界)中计算、模拟和测试,然后在现实世界中显示。这不仅可以减少现实世界中的个人风险和身体损失,还可以根据需要“延长”或“缩短”数字虚拟世界中的时间,从而极大地支持了实际的科学研究工作。

显然,虚拟世界或数字平行空间的场景创新和技术发展不一定会阻碍人类探索客观世界到星海。相反,它可以利用其独特的模式来支持人类的科学研究和创造,帮助人们更好地探索海洋、恒星和高速运动的微观世界。

数字虚拟空间仿真实验除了在科学研究领域的应用外,还可以广泛应用于军事、体育竞赛、教育、交通管理等各种“社会实验”。

比如,在军事上,如果我们能把原来简单的沙盘推演变成逼真的元宇宙推演,在实战开始前,利用数字虚拟空间的模拟性能反复演练,就一定能减少实战中的牺牲和损失;;在体育比赛中,如果真实世界中的对手信息能够完全复制到数字虚拟世界中,经过反复练习,获胜率必然会提高;在交通管理方面,越来越多的练习和实验将在数字虚拟世界中进行。。。因为数字虚拟世界的时间可以调整,所有社会实验都可以在这里立即呈现因果关系,并且不需要任何工程物理成本。因此,它是一种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社会实验方法。

元宇宙离不开5g、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支持。与此同时,元宇宙的情景创新爆炸可以逆转,刺激5g、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发展。

随着元宇宙时代的到来和元宇宙现场创新的爆发,中国5g投资增长率有望在短暂下降后迎来另一个投资高峰。

元宇宙的海量数据需求将进一步刺激大数据中心建设,从而带动相关产业的大发展。

当然,大多数人期望元宇宙的应用场景不一定是5g和大数据,而是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只有在元宇宙的虚拟世界中,才能如此迫切地需要分散的区块链技术,因为没有区块链技术,那里的虚拟资产和交易的安全性就无法得到保证;只有在元宇宙的数字虚拟世界中,数字货币才能获得无限的应用场景。NFT(非功能性令牌)等数字资产也将有爆炸性的需求。这就是为什么世界上最期待元宇宙的投资者实际上是那些投资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的人,也是为什么长期计划发行数字货币的Facebook决定全部投资元宇宙,甚至将其更名的原因。

当然,元宇宙没完没了的场景创新也将为人工智能的发展提供更大的场景,创造更大的新需求。

数字虚拟世界带来了游戏、社交、娱乐和其他内容创新。它的空间也从原来的二维平面发展到三维世界,从“在线”发展到“在场”,开辟了无限的创新和创造空间。

至于VR、AR等相关硬件产品,由于元宇宙的发展,它们自然会经历爆炸式增长。正如共享自行车本质上是一种场景创新——在这一新场景的早期,中国共享自行车企业每月购买数千万辆自行车。今天,VR在世界上/氩玻璃如果2021是元宇宙的第一年,谁可以保证全球年装运VR/AR眼镜或头盔在几年内不会超过1亿甚至10亿?

元宇宙与软价值

如果我们的世界本来是一个由粒子和波组成的二元世界,或者是物质形态和信息形态,那么二元世界的价值形态和价值创造规律就会不同。

源于自然资源并在物质世界中创造的价值形式称为“硬价值”;在主流信息世界中,人们创造性思维所创造的价值形式被称为“软价值”。

事实上,我们所有经济价值的主体长期以来都是软价值:例如,制造业的研发和设计价值就是软价值。具有苹果例如,智能手机虽然是一种制造产品,但其价值主体是软价值——研发和设计的价值。硅谷苹果公司它完成了80%的产品价值创造,而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制造商和装配商只完成了20%的产品价值创造。作为软价值创造者,苹果不是这些制造和组装企业的所谓“生产者服务业”;相反,这些制造和组装企业都为苹果服务。“软”价值越高,科技含量越硬;产业越“硬”,科技含量越低。

除了制造业的研发和设计,文化娱乐业的创意和体验价值也是软价值——它几乎不消耗自然资源,但可以满足我们无限的精神需求。

此外,教育等知识产业和高端服务业创造软价值;信息产业的过程、信息和流程,甚至传统制造业的品牌和经验,都是软价值

软价值的源泉不是自然资源,而是人们的创造性思维;软价值创造规律牛顿物质世界中硬财富创造的规律是完全不同的,而软价值创造的规律遵循量子世界的运动规律。

根据软价值理论中的场景原理,场景是消费模式。“事实上,世界上所有的市场都是场景的投影”。如果有吃饭这样的消费场景,就会有餐饮市场;如果有坐出租车这样的消费场景,就会有出租车和在线租车市场。

作为一种场景创新,共享自行车采用了原有的自行车技术、移动代码扫描技术、导航和卫星定位技术。既没有技术创新,也没有产品创新,但它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创造了一个新市场。

在成千上万的杰出企业家中,只有少数人能够真正发明互联网和智能手机。80%的企业家可以通过情景创新不断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创造新市场,推动各种技术和产品的发展,推动经济增长。

元宇宙可以创造许多新市场,并带来相应规模的经济增长,只要他能够创新,就可以创造出尽可能多的场景。

元宇宙的所有价值创造都是软价值创造。与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的核心软价值不同,元宇宙的核心软价值可能是研发、创意、场景、体验和流量五类软价值中的场景价值和体验价值,因为除了上述场景价值,元宇宙的数字虚拟世界与现实物理世界最大的区别在于体验的不同,包括二元世界的视觉体验、听觉体验和互动体验,以便在未来提供更真实的触觉或其他体验。

那么,元宇宙的场景价值、体验价值、研发、创意、流动和其他软价值是如何创造的,他应该遵循哪些软价值法则?

元宇宙的软价值来源不是自然资源,而是人们的研发创造力;

元宇宙的软价值不是纯粹客观的,而是介于主观和客观之间。它的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的群体认知;

元宇宙的软价值是相对价值而不是绝对价值。软价值不是一个点,而是一个域;

元宇宙的软价值运动有时是发散的,有时是收敛的;

元宇宙的供求曲线不是一个确定的函数,而是不稳定的;

在元宇宙的世界里,变化可以是连续的,也可以是跳跃的;

在元宇宙的世界里,因果是可逆的,相互因果的,而不是因果;

……

软价值的创造与实物财富的价值创造也有很大不同。只有掌握这些软价值创造的新规律,企业和投资者才能更好地把握元宇宙的投资机会。

在元宇宙的软价值世界中,核心生产要素是数据和创造力,而不会消耗太多的自然资源或一般劳动力。要素的稀缺性与物质世界大不相同;核心生产力可能是算法、计算能力和人工智能,包括云计算、边缘计算和各种人工智能工具,而不是推土机或挖掘机;核心生产关系既不是传统农业社会的生产关系,也不是工业社会的生产关系,更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平台为中心的生产关系,而是一些“分散”的虚拟共生关系

我们将如何把握软价值创造的新规律,元宇宙将建立什么样的经济体系,他需要什么样的社会治理模式?

元宇宙的机遇和新模式

元宇宙似乎不是一个简单的投机概念,而是一个虚拟现实共生的新世界和人类社会未来的新形式。在元宇宙发展的初期,我们可以将其视为一个值得认真关注的创新爆炸场景,而这一场景的创新可以带动大量的技术创新和产品创新,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让新的供给创造新的需求,带来新的经济增长。它不仅值得认真研究和关注,而且还带来了巨大的商机。

那么,站在元宇宙的第一年,企业和投资者应该如何参与元宇宙的投资呢?

第一次爆发可能是元宇宙入口处的硬件终端,如AR/VR/MR/XR,以及为这些产品提供服务的各种头盔、显示器和芯片。从长远来看,即使马斯克相信,也会有其他硬件入口脑机接口它也将突破并成为现实。

第二是投资数字平行世界的内容方面,创建各种虚拟数字人物、对象和场景,以及相关的游戏、电影和食品。所有内容都面临着从二维信息到三维场景的转换和创造。

当然,元宇宙推动的还有5g、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相关产业链。

最后,虚拟世界中的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自然是有价值的,但我们必须掌握软价值创造和定价的规律。

除了关注元宇宙带来的投资机会外,我们还需要研究元宇宙对传统产业的变化。

第一个变化可能是文化娱乐业,包括游戏、电影和电视。未来,元宇宙的各种娱乐产业将从二维转向三维,从平面转向三维。至于什么样的娱乐模式和新的商业模式最终会演变,现在说还为时过早。就像移动互联网技术最终实现一样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对于美团这样的平台企业,我们不知道元宇宙最终会实现哪些目标,但早期参与者有机会获胜。

第二个变化可能是展览业或旅游业。例如,利用元宇宙的场景,在现实世界中构建无数虚拟场馆和主题公园,让人们可以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之间自由穿梭,提供前所未有的互动体验,这可能是未来展览与旅游竞争的一种新形式。

第三个需要改变的行业可能是教育、广告和媒体。当各种虚拟数字人在数字并行空间中一一出现时,人们就可以在数字并行世界中拥有自己的技能。我们不知道未来的教育、广告和媒体行业会有多少难以想象的新形式。

第四个需要重新定义的是商业。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改变了传统业务,元宇宙时代的业务可能需要改写。在数字世界中,人们花了多少时间去看AR/VR的虚拟商店,又花了多少时间去真正的物理商店?有多少原本让现实世界中的人们满意的商品和服务将转移到元宇宙的虚拟世界?虚拟世界中有多少商品会在现实世界中流行?

第五个变化是金融业。中央银行发行的国家信用货币在现实世界中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但人们在虚拟数字世界中使用分散的数字货币进行交易。如果虚拟世界的资产规模越来越大,甚至延伸并反映到现实世界中,那么未来的金融形式会发生什么变化?

最后,随着上述软产业的变化,元宇宙时代人们的办公方式、生活方式和社会分工必将发生深刻的变化。制造业不仅被元宇宙的新技术所改变,也被新的工作方法和新的社会分工所改变:当人们无论身处何处都可以在一起,当越来越多的现场办公室可以被远程虚拟场景所取代,当智能制造和智能控制等人工智能机器人在虚拟工厂和真实工厂之间穿梭时,工厂仍然是当前的工厂吗?它仍然是当前的行业吗?元宇宙时代的阿凡达将面临什么新的工作和生活方式?

元宇宙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

元宇宙可能带来的主要负面影响是,它可能导致人们“过度沉浸”在数字虚拟世界中。与二维平面世界中的游戏相比,元宇宙时代的游戏必须更加真实和身临其境。更不用说未成年人了,有多少成年人能抵挡住这样的诱惑?现在我们去电影院看电影。不管我们投资了多少,我们仍然置身事外。如果我们看元宇宙时代的战争电影,我们可以带着枪进去,只要我们戴着AR/VR头盔。这种现实的呈现感和故事沉浸感导致的人类过度沉浸问题确实值得前瞻性研究。

虽然元宇宙带来的第二个负面影响不像前者那么普遍,但其后果可能更为严重,即元宇宙的社会场景实验的错误应用——警察和罪犯可以使用同样的武器;元宇宙的军事应用可以用来保卫国家和侵略战争。。。如何防止技术作恶,是人类在推动技术进步过程中面临的永恒课题。

最后,元宇宙的投资将不可避免地带来资本市场的泡沫和现实世界的炒作。不管你喜欢与否,元宇宙是人类社会的未来形式。即便如此,元宇宙时代的到来至少需要5~15年的时间。5年内,元宇宙仍处于探索和准备阶段,除了VR游戏、VR的社会阅历、VR看电影、VR购物、VR活动、VR办公室等早期布局。当元宇宙的大部分相关行业仍处于“朦胧期”时,它们最有可能在资本市场上被炒作:虽然AR/VR的设备供需并未真正爆发,但此时只要上市公司说“供应给F公司”或“供应给M公司的客户”,它往往可以收获一些股票价格的限制;随着NFLI和游戏公司的合作,他们可以把注意力放在“数码飞机”上,让“数码飞机”公司的价格飞涨。

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互联网泡沫早就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大量投资和投机资本涌入互联网。很长一段时间后,数百家互联网公司出现,估值持续上升。最终,泡沫破裂,无数泡沫的财富化为灰烬。

然而,尽管互联网泡沫破灭,90%以上的早期互联网公司最终消失,但这并不能阻止剩下的少数几家互联网公司彻底改变人类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不断改变劳动分工,以新的供给创造新的需求,带来新的经济增长,只有今天的互联网世界。

元宇宙的投资和投机可能是一样的。正因为是人类的未来,才值得在资本市场上进行这样的追求和投机。也正是由于资本市场的热情,才有足够的资本流入推动其发展。

我们不必阻止投机性资本的涌入,也不能避免对元宇宙主题的猜测。但至少有三点需要确定:第一,这些投资和投机必然会产生泡沫,同时也会产生大量的企业。第二,一旦泡沫破裂,空气中就会有羽毛,因此盲目的投资者将付出沉重的代价。第三,元宇宙最终将改变经济,改变社会分工,改变我们的生活,改变世界。

面对元宇宙不可避免地带来的上述三个结果,我们应该做的也许不是像神话一样盲目地赞美和追求,或者简单地诅咒和谴责,而是时刻了解我们是谁。我们选择主动了解还是被动接受?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扮演什么样的环节、风险和角色?

(作者是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谢谢中国航空学会董事长林左鸣先生《元宇宙》三部曲作者小马张先生对本文的宝贵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