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比特币ATM机(从便利店到药店 美国每周新装数百台比特币自动取款机) 区块链比特币行情(美股异动|区块链概念股大幅走低 最大稳定币不再稳定 比特币跌破28000) 有哪些碳中和基金(基金定投:又有ETF新品!七大基金上报,生物育种VS碳中和ETF?) 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提出重要举措(双碳低碳绿色校园碳中和碳达峰能耗平台建设解决方案(附PPT)) 比原链和比特币什么关系(脱钩!比特币不再跟随美股) 火电企业碳达峰碳中和(“碳达峰”“碳中和”促进能源行业革命)

元宇宙app(争鸣 | 元宇宙:资本主义的造梦运动)


元宇宙的虚无和假象告诉我们:要在现实世界找寻存在感,在现实中探索“改变世界”的可能。



原文 :《元宇宙:资本主义的造梦运动》

作者 |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哲学院博士生 卢斌典

图片 | 网络


2021年“元宇宙”呈现新的发展态势,引爆全球。它盛极一时,同时也存在许多问题,因此,我们亟需对它进行哲学思考。元宇宙的现实背景和理论基础是什么?它所反映的时代精神和问题症候是什么?我们该如何辩证地看待它呢?


美丽新世界与技术异托邦


据《清华大学2020年—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元宇宙是“整合各种新兴技术构建出虚实相融的互联网应用和社会形态”。具体说来,元宇宙依托全新的软件(区块链技术、动画技术、AR、VRNFT等)和硬件(3D、即时共享、云端技术、脑机接口等),营造出现实世界的仿真镜像,将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身份系统、社交系统和经济系统紧密联系起来,提供一种更加全面的互联网平台和沉浸式体验,以推动产业升级和资本循环。


这种元宇宙从文学、游戏中逐渐延伸到影视、娱乐、生活、交往和贸易等领域,从而囊括了对世界的重新认知和对人类文明形态的反思。它刻画了对资本主义新自由主义生活方式的向往,体现了人类数字化生存的新样态。它建构起一种技术异托邦和技术座架,而不是乌托邦,因为它是借助现代技术对现实世界的描摹和展望,人们在一个次元世界中以另一种方式活动着。但是这个异托邦会不会沦为“歹托邦”,成为剥削、规训、暴力、负能量、非主流文化横生和使“人的生命则化为愚钝的物质力量”的场所?同时这个世界也面临着“雪崩”的系统性技术风险。




资本的狂欢和新的经济增长极


在西方国家低迷的经济发展态势和全球性疫情爆发的背景下,社会交往需要新的媒介,生产力发展需要新的载体,技术发展需要新的平台,货币流通需要新的手段,而元宇宙的出现是合乎时宜的,它给破碎的世界植入新的幻梦,同时又给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提供了蓝图。正如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中指出:“仅靠经济增长难以满足这种民主主义和精英主义的愿望,所以还必须创立有特定目标的制度,而不能完全依靠市场力量和技术进步的推动。”因此,资本率先成为头号玩家,它接管了广大民众的想象力,并进行想象力殖民,书写资本主义的新故事,竭力推动元宇宙理念的全球化和促进元宇宙经济的落地。


我们不能放任自流,任其肆意发展,而应辩证地看待它的利弊。在这场资本狂欢下,我们还需要继承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分析方法,分析元宇宙中的生产、消费、分配和流通,理解其在资本循环和全球资源配置中的地位,发现其剩余价值及其剥削和压迫机制的秘密。


糖衣炮弹和隐蔽的意识形态


当下,一些学者成为元宇宙的拥趸和“粉丝”。有学者指出,元宇宙是“游戏与人性自由前所未有之契合”,解答了“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哲学难题,还能使全世界的社会状态发生革命;有学者认为,元宇宙是自由人的联合体,能提供更多的生命体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实现人在时间和空间上的不朽;还有人指出元宇宙是穷人的逆袭,等等。这其实都是典型的技术主义和伦理唯心主义的意识形态幻象,是科技制造出的意识形态幻觉。




首先,我们要反思游戏到底是什么。游戏仅仅是人的天性的一部分吗?为什么如此多的人不断充值并陷入网络游戏中不可自拔?显然,当代游戏的本质已然发生变化,我们不能停留在源初意义上的作为人的生命活动的游戏来理解元宇宙了。赫伊津哈在《游戏的人》一书中指出,“游戏给不完美的世界和混乱的生活带来一种暂时的、有局限性的完美。”现代游戏已经异化了,人们更多地是在游戏中逃避现实,利用游戏来消磨时间。


其次,元宇宙根本没有解答“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哲学问题,而是在回避和搁置问题,它给人一种“我”是从现实世界来的分身、要到元宇宙中去的虚假答案,也没有说清楚元宇宙究竟是什么,以及进入元宇宙的意义是什么。


最后,元宇宙中的人是自由人的联合体吗?它能实现人的全面发展吗?人必须有目镜和脑机接口等物质基础并掌握一定的计算机技术才能进入元宇宙,这已经分化了现实世界中的人。人在元宇宙中一定是不自由的,必须遵守某个集团拟定的基本的元宇宙秩序或游戏规则。其实,元宇宙是一个虚假的共同体,并不会带来人的全面发展,不同的人获得的知识、技术、信息、资源和机会等都是不平等的,难以形成生产正义和分配正义。游戏世界往往比现实世界更残忍,穷人在资本逻辑主导的元宇宙中很难逆袭。元宇宙通过标榜极少数穷人的逆袭来宣扬机会均等,这掩盖了隐藏在其中的巨大不平等。




元宇宙逐渐演变为资本主义的造梦运动,资本主义借助元宇宙理念创造景观堆积、文化秀场、数字分身、同质化体验和信息茧房。在元宇宙中,我们很难实现自我,更多地是寄居其中以逃避现实生活。在这个循环中我们发现了两种症候,一种是现实世界的无奈,另一种是元宇宙的虚无,穿梭其中的人很容易陷入尼采意义上的“永恒轮回”。就算他在元宇宙中小有成就,他占有的东西的所有权却不在自己手中,难以解决真身与分身之间的差距问题。元宇宙的虚无和假象告诉我们:要在现实世界找寻存在感,在现实中探索“改变世界”的可能。


文章为社会科学报“思想工坊”融媒体原创出品,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802期第6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拓展阅读

视域 | 元宇宙:但愿只是一种可能,而不是现实

元宇宙:开启新一轮数字经济的产业竞争 | 社会科学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