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微信不绑定手机号可以吗?有什么坏处和影响吗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环保项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机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创始元灵比宇宙还早吗(比创始元灵还早的神)

碳达峰对煤炭价格影响(俄乌危机让全球减排“开倒车”?天然气涨价,欧洲要重回煤炭发电)

俄乌冲突爆发之后,一方面全球能源价格暴涨,另一方面西方各国的能源安全意识突然提高,这两者都给全球的应对气候变化行动带来考验。俄罗斯是欧洲重要的天然气和石油进口来源国,在全球的石油天然气市场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俄乌冲突导致西方国家对俄罗斯开启了空前严厉的经济制裁,严重干扰了正常的国际能源贸易秩序,虽然没有断掉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但是终止了北溪2号管道,减少了从俄罗斯的石油进口,停止了煤炭进口,这些都导致了市场预期的混乱。


投资者认为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很可能会最终被排除出欧洲乃至整个西方市场,直接结果就是全球石油价格和天然气价格的暴涨。这是市场层面的价格混乱,更可怕的是从长远来看,欧洲国家已经达成了共识,那就是要减少在能源上对俄罗斯的依赖。所以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那就是要用别的能源替换掉来自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这就会从根本上改变当今世界的能源市场格局。

我们知道,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是当前世界各国难得地可以达成一致的一个世界性问题。世界各国已经在实现温室气体零排放这个大目标上达成了共识,各国在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这两个问题上订立了自己的目标。要实现这个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手段就是逐步降低化石燃料的使用,最主要的就是减少煤炭和石油等火力发电的比例,更多的去使用清洁能源和相对清洁的能源,这其中天然气是非常重要的过渡能源,用天然气来替代煤炭和石油会大大减少碳排放,用煤炭在发电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是使用天然气火力发电排放的2倍。


特别是在气候变化问题上最积极,整天在唱高调,对中印等发展中国家指手画脚的欧盟国家,天然气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已经普遍超过了30%,而且天然气的比例还在不断上升。但是,现在问题来了,这场突如其来的俄乌冲突,让天然气价格翻了几倍,而且供应非常不稳定,未来甚至还要从进口来源上剔除掉做为支柱的俄罗斯天然气,这更是加剧了各国的恐慌。


据报道,自从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以来,全欧洲的煤炭火力发电量就不断上涨,研究机构的监测发现,在俄乌冲突爆发的前后1个月,煤炭火力发电在欧盟国家总发电量中的比例从冲突爆发前的10%直接上升到了爆发后的13%。做为欧盟的头号经济大国,也是对俄罗斯天然气依赖最大的德国,它的煤炭火力发电占比直接从冲突爆发前的25%飙升到了爆发后的37%。由此可见,天然气价格的暴涨和供应的不稳定,已经让欧洲各国在向本来准备陆续淘汰掉的煤炭发电回归。这样一来,之前在碳排放上面的承诺能否兑现就要打个巨大的问号了。


欧盟本来打算到2030年,实现二氧化碳排放量比1990年至少减少55%。然而,现在我看到有研究机构做了测算,说俄乌冲突爆发之后,由于欧洲国家煤炭发电比例上升,欧盟国家在发电中排放的二氧化碳已经比冲突爆发前增加了4%。现在距离2030年没几年了,如果不能每年都减少,这个目标很难实现。

现在是不但没有减少,还在增加,而且未来这种局面恐怕是还会继续恶化。按照欧盟之前的脱碳路线图,需要用天然气做为取代煤炭发电的过渡手段,在过去的几年里,欧盟在大力扩大从俄罗斯的天然气进口,北溪2号管道的建设,就是为了提高俄罗斯天然气向欧盟国家的输送能力,一旦开通运行,每年最多可以增加5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在俄乌冲突爆发之前,欧盟的天然气消费量超过4成都来自于俄罗斯。

现在欧盟终止了已经建成的北溪2号管道,从一季度就开始大幅度增加从美国和中东液化天然气进口量,但之前咱们在节目中就讲了,美国和中东的液化天然气根本不可能取代俄罗斯管道天然气的份额,按照欧盟的计划,到2027年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就必须在经济收缩和改回煤炭这两者之间做出选择,显然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国家也不可能选择经济收缩,你听说过哪个国家为了达到政治目的去关闭经济的吗?所以欧盟国家就只能去选择改回煤炭,毕竟在碳排放和生存之间孰轻孰重,根本就不用去思考。碳排放是为了让人类更好的生存,而不是让人类牺牲生存利益去追求碳排放这个概念,本末倒置的事儿,成熟理智的西方国家是不会去做的。


所以,别看之前欧盟国家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非常积极,甚至会做出一定的牺牲,然而一旦对这个目标的追求威胁到国家经济的发展,威胁本国民众的正常生活,那显然就会放弃,重新恢复使用煤炭发电就是这个道理。

值得一提的是,乌克兰一直在极力地要求欧洲国家停止进口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因为俄罗斯每天能够用出口天然气从欧盟赚4亿美元,用出口石油赚7亿美元,所以乌克兰极力要求欧盟切断俄罗斯的这条经济命脉。别看欧洲国家在其它问题上可以对俄罗斯歇斯底里,能把一切带有俄罗斯符号的东西都禁掉,但是石油天然气却不愿意禁掉,特别是天然气,人家明说这个不可能,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个关系到国家经济发展,老百姓生存的问题上,绝不会意气用事。我们看到欧盟国家出于能源安全考虑,制定了一个摆脱对俄能源依赖的时间表,会去做,但要科学地做,在这种关系国民生计的问题上绝不会搞一刀切。


未来,一方面欧盟会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一方面扩大从美国和中东的液化天然气进口,两者之间的缺口部分会通过增加煤炭使用来弥补,现在很多欧洲国家甚至已经在准备恢复扩大核电生产,至于减排目标的实现,目标是人定的,是为人服务的,为了服务本国安全和发展,一切皆可改变。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