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元宇宙的组成(元宇宙的本质特征是五大融合) 西南石油大学碳中和研究院(围绕党中央重大战略决策:教育部下发文件,西南石油大学率先行动) 厦门碳中和产业投融资峰会(旗下机构完成首宗海洋碳汇交易 金圆力量助推厦门全国碳中和领域走前头) 三好街比特币(比特币上演“疯牛”行情 2日连涨10%) 比特币用信用卡买(购买比特币受限 美国银行信用卡已调整) 华闻集团是元宇宙吗(华闻集团——NFT和元宇宙VR领域的深度介入者)

topgoal游戏(又是北京?全球首个区块链及加密艺术主题个展即将举办)

今年3月,佳士得拍卖宣布拍卖Beeple作品,正式进军新兴的加密艺术市场,并计划提供全数字化艺术品,使其成为第一家提供此类艺术品拍卖的顶级拍卖行。消息一出,立即便在Clubhouse和媒体上引发讨论。直到前不久Beeple作品拍出4.49亿人民币的天价,彻底让区块链艺术“疯狂”了。

如今,北京即将迎来全球首个区块链及加密艺术主题个展。伴随着近段时间北京区块链艺术及相关活动的盛行,这是否也意味着北京也将成为区块链在全球意义上新的中心?

本次展览名为"一个小目标",旨在引用社会议题的作用,并暗合刘嘉颖的作品《小目标》。英文使用 Cookie Cookie,一则借用互联网技术中一个定义系统,以及日常英文语境中微不足道的小饼干,有着双重语义。

艺术家刘嘉颖(CryptoZR),因其领域的实践,最终凭借艺术性表述,形成一个有趣的整体。在策展人李振华的眼中,这可被看作是达达主义运动以来,人造物(现成品)概念,向更广袤的科学、经济、社群活动基于规则、挑战、互动的结果。如杜尚的工作在挑战的艺术系统,审美和固有观念下的艺术可能是什么?刘嘉颖的工作是否也依旧在提示艺术和当代的高位,艺术还有可能是什么!如她在《多多益善》、《小目标》、《十万个广告牌》、《Topbidder》等作品,借助不同的区块链协约模式,构建的多人参与金融系统和虚拟货币的交互。观念从未如此介入本数位的社会企业。如理解杜尚的创作,是如何改变人对审美和物质的理解,至今达达的兴起已过百年。刘嘉颖的创作则更加紧密的综合媒体、艺术观念的百家百人,直接作用于现在。


刘嘉颖,《Yap721》,青铜,2021

2021年5月29日至6月13日,本次展览将于北京嘉德艺术中心举办。在展览前,“凤凰艺术”独家专访本次展览策展人李振华、艺术家CryptoZR(刘嘉颖)。以下是采访实录。

对话“凤凰艺术”


凤凰艺术 x 策展人李振华

Q: 此次展览是何时计划开始的?契机是什么?为什么选择刘嘉颖(CryptoZR)?

李振华:

我和刘嘉颖大概是在2020年6月认识的,通过刘嘉颖的老师邬建安。当时就知道她在央美的研究课题和展览是区块链方向上的。如果说选择,到不如说相遇。因为都是这一方向上的,也就会在一个应有的时刻交汇。这时刻炙手可热的NFT拍卖现象,是刘嘉颖的一个线索,她的工作中包含着基于区块链技术领域的诸多细节,也是这个展览希望能呈现的。

Q: 展览是否受到疫情的影响?线上和线下的展览方式会有什么不同?

李振华:

展览和人都会受到时代的影响,没有人能置身事外。线上部分的展览,或应该说线上的作品,本就是刘嘉颖创作的必须。在网络线索中流转,及其产生的大人群的交互,才是她认为作品完整的条件。这个展览特别的地方和难处,恰是基于网络作品的实体化。“媒介即讯息”,媒介的属性及其包含的意义,也最终会在人的交互中,达成认知上情感感知的部分。


刘嘉颖,《120保卫战》,LED电子屏幕显示,2020

Q: 为什么以“一个小目标”和“cookie cookie”作为对展览的主题性归纳?

李振华:

“一个小目标”本来自刘嘉颖的创作,其特别引述的社会事件中的热词现象,以及大众心理活动的状态。有很原始的力量。Cookie,是黄油小饼干的意思,在互联网技术兴起的时候,Cookie是加载于网络浏览系统的信息定位系统。很少人再去在乎Cookie的存在,而英文中Tough Cookie,也有非常幽默的小而坚毅的意思。我们在讨论这个展览的题目的时候,很自然的“一个小目标”就成了直观的,与社会线索相关的最直接的判断。英文强调的,也就是互联网兴起的技术手段细节中,不可见的协约和运作机制,以及语言本身带来的幽默感和文化逻辑。

Q: 展览主题和策展理念怎么结合到一起?与人们以往对区块链艺术的记忆相比,这次的展览是否会带来某种新观念或新启示?

李振华:

策展理念本就应该是对一个特殊议题的长期研究和理解。如对区块链技术和比特币的兴趣,大概5-6年前我就已经着手这方面的知识。2018年巴塞尔举办过一次艺术技术加区块链的论坛,我也全程跟踪。如去中心化、账簿概念,挖矿、GAS的说法,算力提升和网络分布的扩张,都构成这个展览的线索。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艺术家对这个系统的判断、理解及输出。在刘嘉颖的工作中,我恰是看到了这个融合的提升,也就是我在观察中的现象,终于融会贯通。最终,视觉的呈现,让刘嘉颖的项目再次回到公众环境,从网络的运作中脱离出来,稍作停留。这是物质带给人的礼物,也是技术快速革命中的可被触摸的部分。在我研究的范围,还没有一个如刘嘉颖的存在,即是区块链技术领域的企业家,也是观念艺术领域的艺术家。展览能给出的新意,本就基于社会、金融底层的逻辑构架,艺术在这里本就有更广袤的参与者,很多人并非来自艺术世界。


刘嘉颖,《一千眼》,油画,2020

Q: 在您看来,区块链艺术如何做到与观众更好的互动?这些互动是必要的吗?

李振华:

区块链艺术领域迭代的结果之一NFT,不是已经和更广泛的观众互动了吗?每次技术的变革和艺术的转向,在其时代中,都可能被漠视。而在其所处时代之后,又被崇拜和追捧,如金融崇拜现象。人们相信的,和被发现的知识及其缝隙,总有一定的时间差。早在2007年V2就已经有一本关于互动的论述“不互动就死”(https://v2.nl/publishing/interact-or-die)。在今日社群媒体主导一切的社会活动的方方面面,互动就是必须。而互动之于刘嘉颖的工作,可能有更深远和前瞻的意味,也更需要具体区块链的基础知识和参与经验。

Q: 您认为创作区块链艺术或NFT艺术的艺术家们,与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家有什么不同?

李振华:

艺术是不断兼容包容的领域,如前人不能理解的东西,也就不称之为艺术。如摄影、录像、光、设计、建筑等领域,都曾经被认为是一种新兴的技术手段,而非被接受为艺术的创新。那么,NFT兴起的艺术家们是艺术世界接受的艺术家吗?艺术会因为NFT的创作者们再次丰富其外延的概念。我们需要追问的是,艺术可能是什么?而不是艺术是否更好或更坏。我会接受这一媒介在艺术领域的作用,也期待这一技术手段带来变革。

Q: 您认为刘嘉颖(CryptoZR)与其它创作区块链艺术的艺术家相比,其特别之处在哪里?

李振华:

刘嘉颖对区块链线索的研究深度是很多艺术家不具备的,其创造的多样性也远大于现在的NFT 现象。这也是为什么我特别期待她的展览,在这个展览中,也许能归纳出区块链技术发展迭代的线索,以及刘嘉颖艺术创作上技术媒介上的变化。刘嘉颖的创作线索也就是技术迭代的反思。

Q: 从区块链艺术到NFT艺术,您如何理解它们的意义与价值?

李振华:

技术手段和艺术介入的结果。但是其统治权有着不同的范围。如底层的技术构架和概念都是基于区块链的,而其外延出来的ETH(以太坊)系统,为更加广泛的区块链技术应用打开了道路,所以才有了NFT的可能性。而这一领域也就必然的涉及到互联网文化、游戏文化等其他领域。当然也就涉及到更大动态范围的互联网技术迭代。艺术与技术进步,其实一直也都在一起。早期的互联网艺术、后网络艺术,到今天的区块链基础下的NFT艺术,也都有年代学的线索。所以,我在这里想借用杨照先生说到的历史观,历史必然也需要去看到理解必然的可能性思维,不断追问下去。


刘嘉颖,《私人货币ZR》,2020

Q: 在您看来 ,区块链艺术或NFT艺术的发展会是怎样的?对于中国以及中国艺术来说,会带来怎样的影响与机遇?

李振华:

这是新兴互联网文化下的大趋势,其本质是去中心化的,但在不同国家和地缘关系下,有着管控范围的区别。任何时代都有属于一个时代特征的新东西,但也并不意味着历史会终结。

凤凰艺术 x 艺术家刘嘉颖


凤凰艺术 x 艺术家刘嘉颖

Q: 这次展览的主题为“一个小目标”,能介绍下你这件作品吗?对于当下的艺术家来说,是否具有某种小目标?

刘嘉颖:

在中国,一个小目标也就是一个亿的意思,《小目标》这件作品用了区块链的特性来创造,我修改了ERC20标准,也就是智能合约层面的艺术品,这件作品在2020年7月10日发布,这是一种被改造过的数字货币,名叫Small Goal,简称SG。最初我給几位社群内的成员空投SG,每一位获得了一亿个SG,因为SG在Uniswap(交易所)的价格是一元一个,这些朋友看到自己账户突然增加了一个亿,并在社群内展开讨论,其中有一位朋友将SG转出,就在这时,账户里的SG突然归零了。

关于这件作品的创作契机,是思考金融资产的市值与流动性之间的关系,是否价格乘以数量代表了资产的真实价值?这引发我去思考不同类型资产的脆弱性。

Q: 您作品的主要创作灵感来源于哪里?

刘嘉颖:

我在2016年考入央美攻读硕士学位,在此之前我会经常有一些奇怪的灵感,我自己并不知道那些是“艺术”,在读研期间,我意识到我的那些奇怪的灵感,有可能是“艺术”。我一直在寻找我自己独特的创作手段、媒介、方法。直到2017年底,我和我的技术团队做了《多多益善》这件实验作品,这件作品在2018年初正式发布。我意识到通过区块链技术来进行艺术创作是我擅长的领域。我的灵感来源还来自于我在区块链行业中的实践,在产品的开发讨论中以及数字货币日常交易中。


刘嘉颖,《红与蓝定稿图》,LED电子屏幕显示,2019

Q: 和以往的展览相比较,此次展览会有什么新的体验和感受?

刘嘉颖:

个展的体验和感受是全新的,第一次我在线下世界中展现我加密艺术作品的实体映射,仿佛线上和线下世界打通了一样,很有趣。

Q: 为什么说您既是一位企业家,也是一位艺术家?

刘嘉颖:

我在2017年开始创业,创办了ProChain基金会,在2020年底创立了TopBidder基金会,在获得“艺术家”身份之前,我是一个企业家。


刘嘉颖,《零美元》,喷绘,2020

Q: 在当下时代,商业和技术是否是影响世界的唯一途径?艺术又处在怎样的位置?

刘嘉颖:

在TopBidder这件艺术品上来讲,它保留了我需要传达的“艺术性”,同时使用激进市场与激进拍卖原理,将以太坊NFT协议进行改造,变成不可永久拥有的新资产类型“rNFT”,这一切的实现都需要技术的支撑。在拍卖过程中,我们将商业的金融属性融合到平台的特性之中,所以可以说,在当下时代,技术赋予权力,艺术作为思想,商业作为规则,这三者的因素,促成了TopBidder这件拥有自我定价机制的新型资产生成协议的“艺术品”的完成。

Q: 您最初是在怎样的情况下第一次接触到区块链的?又是怎样萌生了以其作为创作方法的概念?

刘嘉颖:

我最早在2011年底开始知道比特币,当时对比特币做过一些研究,直到2017年初,我和我的几位腾讯老同事一起聊到比特币,聊到区块链技术,我们决定要创立一家公司,来进入区块链领域。

其实在认为区块链可以作为我的艺术创作工具之前,我身边的几位老师,给了我非常大的帮助,他们尽力的让我自己更像我自己,也就是说他们会不断挖掘我真正感兴趣和擅长的事情,并且鼓励我大胆的去做尝试,他们相信我能做出来一些真正和其他艺术家完全不同的东西。其中有一位史金淞老师,他说:“嘉颖,你知道你肩膀上扛着一个冲锋枪么?你完全不需要去练习如何扔飞镖!”

Q: 您近些年创作的艺术作品,它们是否存在某种变化或延展?

刘嘉颖:

从《无中生有》到《多多益善》、《SoundMoney》系列、《红与蓝》、《小目标》、《赤金美术馆》、《TopBidder》,我的作品有非常明显的系统性演化,从单件的作品,到去创造一个系统,这种系统性在《赤金美术馆》中能看到端倪,在《TopBidder》上能看到非常集中的体现,《TopBidder》试图在改变一些规则,创造一些新的价值排序,和产生一些新的关系。

(文章来源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