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比特币五年走势图(价格暴动下的比特币10年,一条牵动投资者命运的曲线) 中国的比特币矿场都关闭(比特币挖矿形成垄断格局,中国四家巨头公司接管整个行业) 元宇宙科幻(受到各方青睐,最近大火的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以太坊的特点(以太坊狂想者的究极力作:欧洲以太坊Aeternity) 以太坊开会(枪支、财富和上帝:加密信徒们在迈阿密的四天狂欢) 碳中和上游原材料(一家耐火材料企业的碳中和计划:“干掉自己”)

元宇宙创业(卖课10天赚160万,元宇宙是怎么用空气挣钱的)



在元宇宙链游这个圈子里,有人常说,搏一搏,单车变摩托。阿成拿着50万美金入场,很快涨到300万美金。他跟一个朋友聊天,对方发来一张表情包,一男一女两个卡通小人坐在一起,女生问,你在做什么?男生答,元宇宙链游。接着女生跪在地上,要立刻嫁给男生,跟元宇宙链游里的财富增长一样,毫无逻辑,让人无法理解。


文 | 徐晴 丁文捷

编辑 | 赵磊

运营 | 月弥


元宇宙,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一个词能有如此的煽动性和号召力,让天才激动,让疯子癫狂,它预示的未来充满机遇和想象,热潮汹涌下,创业者跑步入场,投资人宿夜难寐,大厂争相注册商标,普通人开始造梗、狂欢,谁都不愿错过这个难得的新风口。

狂热之下,从巨头公司到普通人,都在参与这场盲人摸象的游戏,元宇宙也成了一面照妖镜,镜中不乏聪明的人,也有不少蠢和坏——至少现在,元宇宙仍是个遥不可及的概念,那些因为元宇宙而狂热的人,终将面临潮水退却时的尴尬。


狂热与狂欢


电话另一边的男声十分亢奋,甚至可以说是激昂。他似乎把这次通话看作一次难得的机会,能够帮他宣传他那“一万条关于元宇宙的商机”。

他一条一条数着,“咱们可以做虚拟偶像,办虚拟演唱会,或者用虚拟主播直播带货,还有虚拟宠物、虚拟地产、虚拟办公……”总结下来,就是在所有传统行业的前面加上“虚拟”二字。似乎知道这种做法比较简单,他又郑重强调,做这方面内容的人很多,但在数量上远远逊色于他,“要说梳理出几万条出来的话,肯定我是第一个”。

男人姓叶,自称是一家咨询公司的创始人,在行业里摸爬滚打了15年。他的公司主要关注电子商务,从前做to B的生意,把八九千元一份的研究报告卖给企业。被问及老本行时,他不太愿意承认做得困难、没做出什么名堂,只是当元宇宙的概念骤然火热,他立刻作出决策,要抓住元宇宙风口,跨进短视频的新赛道重新创业。

他觉得大部分人都不懂元宇宙,“其实看的云里雾里”,因此要把这个名词简单化,“用大白话告诉他们”。他把商机做成一分钟左右的短视频,发布在小红书抖音、百家号、快手以及B站。在他的计划里,账号做起来了,有了流量,他就做知识付费。毕竟,“商机只是一个机会,真正要怎么赚钱,大众并不知道”,他要继续用“大白话”讲具体的做法,跟用户“共赢”:一条商机只卖一块钱,用户赚了,自己也赚了。

公司转型迅速,抖音的第一条视频发布于11月20日,短短一周之后就累计了一万粉丝。只是其中一条视频不慎出现了阿里云的logo,被官方封禁了三天。叶先生感慨,元宇宙创业亦有风险。小红书平台也不逊色,十几天积累了五千粉丝,点赞与收藏六千多次。但另外几个平台反响平平,他分析,是因为小红书和抖音的商业气息更浓厚。

叶先生确信,元宇宙里蕴藏着巨大机遇,能带领人们通往美好的未来,或者至少能带他赚钱。

一个例证是,他的电话快被打爆了,全都是“元宇宙”相关的公司。一家公司主营虚拟偶像业务,在晚上十一点联系他——“你知道为什么这么晚还在给我打电话吗?因为打不进来,一直在排队。”一位“微软的技术人员”看到他的视频很受启发,想要在日后合作一些技术服务。还有一位“美国华盛顿大学研究供应链的终身教授”来洽谈合作事宜。

当每日人物先后三次问他“研究供应链跟元宇宙是什么关系”时,叶先生给出了三个不同的答案。第一次他信誓旦旦,“万物皆可元宇宙嘛,肯定是有关系,现在全球经济最大的问题不就是供应链的问题?”第二次改口,“元宇宙现在主要还是在设备端,它可能属于不是特别大的关系”。第三次,他的语气有点虚了,“教授会在大学整合一些资源……比如很多经济学教授、金融学教授”,供应链变成了人脉链。

他并不在意没能把供应链跟元宇宙的关系讲清楚,直接岔开话题,说做这些商机相当于一个切口,能让他逐渐深入到行业里去,“短短这么几天我就接触了行业内各种各样的人,什么样的人都能接触到了”。但一番描述后,“各种各样的人”原来只包括上述两个人,根本没有那么多排队打电话的。

事实上,让叶先生心潮澎拜的“元宇宙”是个舶来词。今年3月,海外的一家游戏公司Roblox在招股书中宣称,“我们不是游戏公司,我们是个元宇宙公司”,到纽交所上市时,首日市值就超过了380亿美金。10月末,Facebook改名为Meta,宣布未来五年“all in”元宇宙。国内关于元宇宙的讨论本就持续了一段时间,这下子,水直接沸腾了。

狂热的信徒越来越多。在小红书搜索“元宇宙”,相关笔记超过了两万篇。一位互联网大厂员工在看过一份元宇宙研究报告后产生了强烈兴趣,转身在小红书上科普什么是“元宇宙营销”,一篇笔记获得了两百多次点赞。

跟每日人物聊起元宇宙,她俨然一个行家,在长达四十分钟的时间里滔滔不绝,让人难以插话。她说那份报告来自MMA,但说不上来MMA是什么。她终于停顿下来,三分钟后,每日人物通过搜索告诉她,MMA是全球性非营利组织无线营销联盟(Mobile Marketing Association),她“哦”了两声,草草结束对话。

多个平台上,“虚拟网红”们已经开始了营业。他们有像同一条流水线上打造出来的相似的脸,区别只在于发色和名字——Gina和Luna是灰色头发,imma是粉色,icoco是蓝紫色,饱和度一个比一个高。到了元宇宙的新世界里,他们仍然做着网红们的日常:探店、美食、下午茶,发标准姿势的照片。

可能是觉得现实世界太无聊了,为了更快到达元宇宙,更奇幻的事情接连发生。

11月中旬,张家界元宇宙研究中心挂牌成立,仪式在吴家峪门票站举行,两个穿着民族服饰的女孩儿抱着红色绸缎,站在新门牌“元宇宙”字样的两侧,一群人举起手机,对着她们拍短视频。在这一刻,传统与现代、线上与线下、过去与未来,通过元宇宙勾连到了一起。面对质疑,之后,景区相关负责人回应称“研究元宇宙是认真的,目的是为游客探索出更好的旅游体验”。


▲ 全国首个景区元宇宙研究中心落户张家界。图 / 视觉中国


紧随张家界的步伐,大唐不夜城所属的公司宣布筹备“全球首个基于唐朝历史文化背景的元宇宙项目《大唐·开元》”。在不倒翁女孩之后,它终于找到了第二个流量密码。

最近几个月,商标局异常忙碌。那些互联网、汽车、服饰企业申请过“阿里元宇宙”“淘宝元宇宙”“钉钉元宇宙”“海澜之家元宇宙”“蔚来元宇宙”。元宇宙相关商标被申请了两千多次,留给后来者的词汇没几个,只能别出心裁。一家河南的公司退而求其次,申请“原生宇宙”商标,靠谐音关联上元宇宙。

因为这一切的荒诞,“元宇宙”这个词汇带上了一丝调侃与讽刺色彩。人们拒绝认真讨论,直接把它拿来解构、造梗。一位对元宇宙深感疑惑的广告人说自己在看《西游记后传》时被“点化”,剧里的如来说“世间万物皆是虚空”,一条弹幕缓缓飘过:“这就是元宇宙。”


炒作与赚钱


有人相信元宇宙,相信的不是飘渺的未来,而是伸手可以把握的现在。

叶先生想做知识付费已经有点晚了,早在他转型之前,有人已经赚到了第一桶金。在罗振宇得到APP上,一门名为《元宇宙6讲》的网课售价29.9元,总时长一个小时。从10月下旬上线至今,已有超过4万人购买。

就读于南方某高校的大三女孩小蕊买了课。她的专业是英语,跟元宇宙关联不大,但她觉得两者并不冲突,了解元宇宙是在给未来铺路。她举例说,“马云阿里巴巴之前,他也不是专门学计算机的。”但这短短一个小时的课,她既没有听完,也没听明白,她跟马云最大的共同点是,两人都是英语专业的。

另一门小鹅通平台上的直播课《元宇宙第一课》也十分火爆。主讲人叫易欢欢,有多个头衔,比如“全球第一套《元宇宙》丛书作者”“多家千亿公司的顾问与战略投资人”。课程简介写得简单却有吸引力:元宇宙时代赢的人将享受几十倍甚至上千倍的财富增长,与谁为伍?如何下注?答案就在《元宇宙第一课》。

这门课原价1888元,促销价688元,一张流出的后台截图显示,付费用户2673人,累计收入在150万元以上。

李逵赚到了钱,李鬼争相涌现。山西一家跨境物流公司的老板王伟被朋友拉进一个微信群,群名叫“元宇宙第一课15群”。此“第一课”不是易欢欢那个“第一课”,最大的区别是不需要付费。课程的主办方是一个叫“元宇宙产业联盟”的公众号,自称来自全国第一家元宇宙协会,归属于北京旗点未来区块链科技有限公司。

搞区块链的人,还是那么嗅觉敏锐。

不过,元宇宙的信徒们似乎并不在乎谁才是“第一课”,也不太在意主讲的人是谁。那个群聊异常和谐,群友来自天南海北,成分复杂。有人群昵称叫“元宇宙布道者”“元宇宙工委秘书长”,有人名头更大,叫“元宇宙之子”。他们来自人工智能领域、电商直播赛道,亦有传统银行业、保险业的人员。还有一个卖POS机的,进群之后疯狂加人,很快就被踢出了群聊。

时常有人发产业研究报告,或是不知道哪里来的专家讲座,大专毕业的王伟硬着头皮听了一些,思来想去,最终把元宇宙与游戏画上了等号。他觉得跨境物流不好做了,元宇宙(游戏)是一条退路。

一位互联网行业从业者则误入了一个语音聊天室。房间内听众近百人,两个小时里,几位行业精英一直在讨论元宇宙,口中不间断地冒出“算力”“区块链”“Saas”一系列专业词汇,听得人昏昏欲睡。分享结束,窗口没关闭,运营人员引导大家扫码加群。有些措不及防,写着“体验课19.9”的海报成了他入群后收到的第一条消息,让他从瞌睡中骤然惊醒。

知识付费变现迅速,但在某金融机构操盘手阿成眼里,KOL们赚的都是小钱,更大的机会在“元宇宙链游”。

阿成是95后,年仅23岁。过去一年他投资比特币挣够了“一个小目标”,豪车、别墅、炫目的人生因此而来。他把中本聪(比特币创始人)视为偶像,把比特币看作百年难遇的投资机会。但在今年,比特币行情不好,账面上的资金跌没了上千万。绝望之际,元宇宙出现了。

从今年8、9月开始,“元宇宙链游”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它们的核心本质是依托区块链技术,把类似比特币挖矿的过程做成游戏。在一个叫Axie Infinity的游戏里,你可以看到头上长着鹿角的鱼、背后插着刀的羊、浑身泡泡的独角兽。收集、饲养这些幻想生物是玩家的主要任务,通过宠物对战可以赚取游戏代币。玩的人越多,代币的价值越高,对代币价值的信仰撑起了整个产业。

阿成敢赌,不愿错过任何一个风口,他拿着20%的资金入场,在游戏里接连交易,十几天,50万美金变成了300万美金,收益终于有了惊人的增长。

玩游戏让玩家挣到了钱,游戏公司也通过收手续费等方式大赚特赚。数据平台Token Terminal显示,Axie Infinity在7月总收入突破2亿美元,与一个月前相比涨了近17倍。

那种毫无逻辑的野蛮增长,连在币圈看惯了暴涨与暴跌的阿成都感到震惊。他打了个比方,游戏里的道具是铲子,代币是钉子,玩家用铲子去挖钉子,是一个类似用矿机挖比特币的过程。元宇宙概念大火的这段时间,钉子在涨,铲子竟然也在涨。他曾提前抛售铲子,错过了之后十倍的增长,至今提起仍感到深深的懊恼。

因为元宇宙,阿成的朋友圈里多了一位电竞选手。他白天训练,只有晚上12点有时间找阿成聊天。临近退役,他握着比赛得来的不菲奖金,却苦恼日后的转型问题,想要寻找一条人生明路。元宇宙链游和相关投资成了他的希望。

还有一些人莫名其妙地挣到了钱。一家叫金科文化的公司在今年9月改名为“汤姆猫”。人们把这个名字跟虚拟IP“会说话的汤姆猫”联想到一起,强行把它归为元宇宙概念股。没多久,“汤姆猫”公司股价大涨50%以上。

一家叫做Gravity the studio的品牌开始出售元宇宙虚拟服装,一套衣服价值上百美元。虽然没有任何实体产品,但用户购买后上传照片,品牌方可以使用三个以上专业软件让他在照片里穿上衣服。简单理解,就是P上去。品牌在官方账号里骄傲地称,“我们的品牌是为环保而生,是零浪费的奇幻高级时装”。

上个月,IMS(天下秀)新媒体商业集团宣称推出元宇宙平台“虹宇宙”,要在虚拟世界里发行35万套房屋,分13种房型,价格从8.8到88元不等。虚拟房产紧俏,17万人预约,一套“环海岛屿”被炒到了99.99万元。在11月18日、19日两个交易日内,天下秀连续收获涨停板。但事实上,虹宇宙处于“测试阶段”,还没有任何一款产品真的被开发出来。人们感慨,要说用空气挣钱,比特币哪里比得上元宇宙?


▲ 图 / 电影《头号玩家》截图


元宇宙还很遥远


最近几个月,投资人张淼看了太多与元宇宙相关的项目。

有地产公司想开发虚拟地产,让用户用虚拟形象进入商场购物。曾经的学前教育公司在双减后转型做游戏,让孩子通过游戏学习知识,寓教于乐,但因为两头碰政策,产品不太好做。危机关头,公司将产品与元宇宙的概念结合到一起,拿着一份产业报告四处寻找投资人,反倒可能寻来转机。一位年轻的创业者到豆瓣“元宇宙”小组发帖,寻找融资机会。他说自己想做共享游戏机,因为从长远看,共享游戏机是“连接用户与元宇宙之间的终端”。

这些项目十分相似——披着元宇宙的皮,实际上跟真正的元宇宙相去甚远。如果说元宇宙是一栋大楼,这些探索相当于连第一块砖都没有砌好。张淼理解那种急迫,“什么火就沾什么,创业者可能有时候觉得这样会比较好融钱”。

已经有成功的案例——胡亭亭是一个00后元宇宙创业者,今年决定创业后,很快拿到了第一轮百万融资。她来自北大计算机相关专业,公司主要业务是做虚拟人。

也是在这个月,有十来个客户找她谈合作。某家居集团想做个虚拟代言人;一家MCN要定制虚拟主播带货;还有一个互联网金融公司计划打造元宇宙APP,希望胡亭亭能提供技术方案为每个用户生成虚拟形象。对方计划,这个APP“投资上千万”。

元宇宙的热浪卷到了影视行业。胡亭亭发现,最近兴起的一系列做虚拟人的公司过去大多是做CG影视特效的。最近她正在招人,因为缺乏经验,跟一位做虚拟社区的学长交流。学长说,人力价格水涨船高,光是做动画的年薪就开到了150万。

元宇宙来临的前夜里,人人都怕错失机会。但张淼并不乐观,这个前夜有多漫长,谁也不知道。

1992年,极客尼尔·斯蒂芬森在他创作的科幻小说《雪崩》里描绘了一个庞大的虚拟现实世界Metaverse,在那里,人人拥有数字化身,可以超越空间的阻隔与任意一个人交流交往,还能拥有自己的虚拟财产。这被认为是元宇宙的雏形。

到最近几年,当人们提起元宇宙,更多类比的是《头号玩家》中的绿洲oasis,或是《黑客帝国》里的矩阵matrix,给人的大脑连上一个接口,新世界就能在眼前展开。只是,关于“元宇宙到底是什么”,这个最基本的问题始终没有定论。

张淼忘不了过去的五年。他曾在这五年里见证“VR元年”之后VR技术不可思议的衰落,也看到了受监管日益严峻的AI风口仍然难以走向商业化,以及被称为“奠定信任基础”的区块链,基本停留在层出不穷的资金盘链游和各式各样的“空气币”里。

在他看来,元宇宙更像是一个庇护所,因为它足够庞大,可以接纳这几年里资本市场里全部的失意。用名为“元宇宙”的网去打捞,能捞上来VR、AR、区块链、5G、云计算、数字孪生、AI、NFT脑机接口以及更多的科技概念。人们的焦虑、狂热、懊悔和希望也都蕴含其中。

但如果真的搭建一个元宇宙,“那将是极其复杂的工程,它需要很细的颗粒度,需要很强的技术支持,现在还没有公司有能力去做”。而现在这股热潮里,连最有希望的巨头公司都跳不出自身业务领域在元宇宙的投射,何况没有任何基础和积累的个人创业者,所有的尝试都无异于“盲人摸象”。

张淼和更多的投资人们只认可“基建”项目,“买英伟达是有逻辑的,买高通也是有逻辑的,包括买一个VR设备商,如果是全球最大的VR设备加工商,有技术积累,可能那也是有逻辑的。但这也只是非常早期的概念”。

科技作家卫夕则认为,元宇宙在今天只是一个科幻名词,而不是科技名词。互联网大厂们引入了罗布乐思、投资了Epic,收购了国内领先的VR制造商Pico,但都没有宣扬自己的元宇宙宏大叙事,因为他们清楚地知道,“面对一个概念期的模糊方向,唯一能做的是摸着石头过河,而不是直接去造一座宏伟的大桥”。

泡沫堆得越来越高,但有些人还没尝到元宇宙的甜头,潮水就开始退却了。

经济参考报》的统计显示,9月以来,元宇宙概念板块的77只股票中,已有14只发布了高管或实际控制人减持计划,拟减持股数上限合计为3.57亿股。截至目前,一家减持已经完成,13家仍在进行中。包括汤姆猫在内的元宇宙概念股的股东和高管都有套现离场的迹象,在11月20日,A股元宇宙概念板块当日有36.53亿元资金净卖出。

阿成也计划撤离。他清晰地知道,大部分元宇宙链游的本质是资金盘,行业足够火爆时“它崩盘不会崩得这么快”,但眼下,雪崩随时会发生。

仍然高度乐观的是叶先生。和每日人物对话那天,几个平台的元宇宙商机已经更新到第四十九条。最新一条是“就业机会”——“元宇宙相关公司都开出百万年薪抢人了”,他建议,所有人都要抓住红利,才可以在未来体验到“元宇宙的世界是何等精彩”。一万条商机还剩下九千九百五十一条,他要慢慢发布,来日方长。


▲ 图 / 电影《失控玩家》截图


参考资料:

1. 经济参考报:元宇宙热蔓延,十余只概念股抛减持计划

2. 财经十一人:元宇宙收割者已经图穷匕见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