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微信不绑定手机号可以吗?有什么坏处和影响吗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环保项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机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创始元灵比宇宙还早吗(比创始元灵还早的神)

比特币林科(育碧进军 NFT:是下一个风口,还是郁金香泡沫?)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篝火营地观点

NFT 是什么,为啥会和元宇宙扯上关系?

我相信很多人都一定听过「元宇宙」和「NFT」这两个近年来火的离谱的词语,但在这之外,很少人理解其中的深层含义以及它们相互间的关系。实际上,作为基于 Web3.0 这一概念而成立的元宇宙,就是一个利用区块链、虚拟空间、AR/VR 等技术构建出来的一个虚拟的现实世界。而在这个情境下, NFT (Non-Fungible Tokens)则可以简单理解为元宇宙中属于个人独有的货币体系,是一种不可互换的代币。

2018 年斯皮尔伯格拍摄的电影《头号玩家》是真正让元宇宙走向大众视野的作品,抛开电影本身的剧情不谈,实际上,当时这部电影中表现的几个设定就已经让游戏厂商联想到元宇宙与 NFT 中隐藏的商机。


这些商机有不少,比如电影中配合《绿洲》的游戏设备。除了眼镜外,还有信号传感衣,手套,行动器等等,这方面的配套设施可比显卡、内存条等更有商业价值。值得一提的是,《绿洲》是覆盖全球的免费游戏,人们沉溺于其中寻求慰藉,由此可知,它不光有庞大的用户量,还有可怕的在线时长,这都是财报里最好的内容。另外,反派光是在《绿洲》中做代练和打金就能成为上亿级别的公司,其游戏本身可创造的财富也是不可想象。

而在这些之外,《绿洲》中的货币在兑换后是能在现实中使用的,比如主角就曾通过游戏的货币买了一套顶配设备,这意味着在这个游戏中,虚拟货币能产生与现实货币挂钩的经济价值。


从以上几条来看,很多人之所以积极探索元宇宙的商业价值说白了就是在为下一个风口做准备,因为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一条金光大道。但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还没撒进土里的小麦种子,元宇宙游戏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现实出来呢?没有人知道。

不过与此同时,NFT 却已经在某些领域上有了成功的商业模式,比如 NBA 球星库里花了18万美元买了一只猴子的头像,不,应该说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图片。

简单来说,这张图的价值对大众来说就是一个画工还不错的可以随便盗用的图片。但在 NFT 市场上可不是这样。这只猴子的毛色、眼睛、形态、服饰、背景等等都是通过编程方式随机组合生成的虚拟码,而当它被库里买走后,便立即被标上了库里所拥有的标志,无论谁再怎么盗用,在互联网的程序中,它只属于库里一个人,有着强烈的身份归属性质。NFT 独一无二、稀缺、不可分割的属性,是让这只猴子价格翻倍的主要原因。


也正因如此,在元宇宙的探索尚不明朗的情况下,NFT 成功的商业模式让不少人嗅到了其中商机,在这机遇面前,谁落后一步,谁可能就无法在未来的商战中抢下先机。与其隔岸观火,不如下手为强,在全世界都有这不小影响力的育碧来说,显然不甘于落后与人。

育碧的考量与未来的打算

育碧之所以进军 NFT ,原因和动机都很明显。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育碧不仅需要做出好玩的游戏让玩家买单,根据自己的财报预期给股东和投资人们一份满意的答卷也尤其重要。

尽管就目前看来,育碧每年的财报和销量都在稳定上升中,作品也能按部就班地持续推出,但近年来显现的问题也越来越多。育碧式罐头游戏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作品更加偏向网游化、再加上过早的打折消耗了游戏的寿命周期,这些都是育碧亟需解决的难题。


突破现在的商业体系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方法。这不光是回馈玩家的期待,也是受迫于投资人握着股票在身后盯着的压力。正因如此,育碧的 NFT 项目 Ubisoft Quartz 应运而生,而《幽灵行动:断点》则成了第一块实验田。

其实《幽灵行动:断点》是个挺尴尬的游戏。Bug 频出是基操,别扭的战斗系统和对玩家不太友好的游戏体验也让它在上线后备受批判。它现在的状态属于新玩家不会来体验,老玩家还不至于就此放弃的地步。或许对于育碧来说,稳定但数量并不多的用户群体是做此类新品项目的最佳实验田。

如果这个项目成功了,那后续的《刺客信条:无限》,这个目前被寄予了最大期望的游戏一定会成为下一个育碧 NFT 项目的发力点。可以说,目前的一切项目经验和试错,都是在为《刺客信条:无限》做筹划,增加这款游戏在商业上的更多可能性,后续还能同步到各类游戏中,将育碧的各个类型游戏之间形成一个闭环,让玩家能持续停留在育碧游戏中。


另一方面,育碧的高层也不是傻子,就目前元宇宙与 NFT 概念在股市上的可怕吸金能力,他们也深知沾上元宇宙的边都能让股价节节攀升,那么为何不去掺和一手呢?反正现在大家也不知道元宇宙具体是发展成什么样,大家都在探索中,我育碧率先踏出这一步,可能就比其它厂商更早研发出贴合《绿洲》这一概念的游戏。以育碧现在的用户基数,虽然不至于垄断此类游戏模式,但真要成了,依旧能赚个彭满钵满。

所以,育碧高层没什么理由否决进军 NFT 领域的决策。开发者可能不懂 NFT 的具体实现模式,但持续走高的股价是可以满足投资人和股东的钱包的,至少目前形势一片大好。

曾经的前车之鉴,还有几人记得?

不过要留意的是,实际上就现阶段的 NFT 而言,其商业模式与构架系统还未能完全发展成型。二十年前的《第二人生》,这款被人称为「首部元宇宙游戏」的作品就曾以一种社会实验形式,用它的失败给后人对于元宇宙和 NFT 的模式设计与构架带来了非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

《第二人生》是一款由林登实验室开发的虚拟世界游戏。这款作品在 2003 年上线,是一个让玩家可以其中经商、工作、旅游甚至重建一个新的人生的游戏。

就如同作品的名字一样,《第二人生》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值游戏,它更像是一个有千万用户一同参与其中的大型社会实践,在这里游戏只提供了一个基础的社区服务状态,而里面的内容和物品都可以由玩家自己进行创造,并且可以通过游戏的林登币进行买卖,在当时,林登币与美金汇率比甚至一度达到 270:1。

拥有自己独特经济体系的《第二人生》就像在快车道上行驶,当时游戏内的经济每月以10%~15%的速度增长,让林登实验室一度需要减少林登币的供应以压抑通货膨胀的出现。以游戏为主体,百万玩家为背书的林登币其实已经有了现代货币的雏形,这比比特币还早了好几年。


随着玩家的增长,很多公司也寻到了商机,当时不少大公司甚至相继入驻,在游戏贩卖自己的商品或是在线内容。有些玩家也在游戏中挖掘出商机,比如一位名为 AnsheChung 的用户,她的工作室从游戏中购买虚拟土地,然后她再用电脑软件为自己的土地「绘制」出房屋、湖泊、森林等创意内容,再转手出售。

成立两年来,AnsheChung 工作室在《第二人生》中的营业额已经高达数百万美元,甚至登上了《财富》和《商业周刊》杂志。然而《第二人生》走红后,其存在的弊端也逐渐显现了出来。其中最大的隐患就是林登实验室匮乏的经济系统理论与安全隐患。

比如当时游戏内最大的虚拟银行出现了货币挤兑,因林登币储备不足出现了储户无法支取的现象并引发了大规模的恐慌,无数玩家在游戏中积攒的货币变得一文不值。这次风波也让玩家看到,没有完善的体系,虚拟货币就是一串数字代码。再加上日益庞大用户人群给服务器带来的成倍负担,在这个技术还不足以承担如此多玩家的林登实验室来说,实在是甜蜜的负担,游戏也渐渐走向了下坡路。虽然《第二人生》有着相当成熟的社区与工坊体系,但不成熟的游戏技术与菜鸟一样的经济知识,就像将核弹的控制权给了一个孩童一样,随时都有崩坏的危险。

简单来说,一个游戏的本体就像是建筑一所元宇宙大楼的材料,NFT 就像这栋大楼的其中一张设计图纸,它可能需要数十位经济学大师为它搭建一些经济模型,如果没有一个深思熟虑的设计,它终将在一场暴风雨中轰然倒塌,无法支撑百万人的元宇宙世界。就像育碧新的 NFT 项目,它也绝不应该只是几百个小时的无聊游戏,只为获得几个简单的皮肤。如果真的如此,它的存在反而会变得没有价值,也不会拥有 NFT 独一无二、稀缺、不可分割的属性。

未来,NFT一定会出现在我们的游戏生活中

最近,SE 总裁写了很长一篇文章公开支持 NFT,认为 NFT 和区块链技术将成为 2022 年的「主要趋势」。这虽然导致玩家一片吐槽,但资本也许也并不在意,毕竟大涨的股价给了 SE 总裁足够的信心,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你甚至可以通过 SE 货币购买到独属的女装,给克劳德换上。

当然,除了 SE,我认为拥有庞大用户群、丰富产品线的各个发行平台与大厂如索尼微软动视暴雪Epic 等等都可以依托自身的庞大用户基数,将 NFT 以不同形式放入游戏中,NFT 或会成为玩家们独属的标志,也有助于放大虚拟世界里玩家的身份归属感。

所以毫无疑问的是,接下来,元宇宙还有很多可挖掘探索的内容,NFT 也一定会在我们未来的游戏生活中以某个形式存在,但同时,它必定需要一个更加严格的监管机构来管控其运行。至于 NFT 究竟会成为未来资本的风口还是下一个荷兰郁金香泡沫的变种?这还需要时间来验证。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还有下一个郁金香买家,这个泡沫就依旧华丽而梦幻。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