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西南石油大学碳中和研究院(围绕党中央重大战略决策:教育部下发文件,西南石油大学率先行动) 厦门碳中和产业投融资峰会(旗下机构完成首宗海洋碳汇交易 金圆力量助推厦门全国碳中和领域走前头) 元宇宙的组成(元宇宙的本质特征是五大融合) 三好街比特币(比特币上演“疯牛”行情 2日连涨10%) 比特币用信用卡买(购买比特币受限 美国银行信用卡已调整) 进入元宇宙(从水瓶到摩羯,谁背后还没有个故事了?)

香川元太郎冒险大迷宫(日本大选:自民党“低开高走”,岸田将继续执政)

观察者网讯)当地时间10月31日,日本举行第49届众议院选举,当地时间11月1日凌晨4时55分,465个议席的最终归属全部揭晓。各党获得议席数为:自民党261席、公明党32席、立宪民主党96席、共产党10席、日本维新会41席、国民民主党11席、令和新选组3席、社民党1席、无所属10席。

自民党和公明党的执政联盟合计获得293席,超过了“绝对稳定多数”的261席,赢得了本次大选,并将继续联合执政。

2012年12月,安倍晋三率领自民党取得大胜,从民主党手中夺回执政权,从此开始了9年“自民党独大”的形势。上次2017年10月的大选中,自公联盟所获席位更是超过2/3。本次选举也是安倍辞职后举行的首次众院选举。

本次选举前,执政联盟自公两党共有305席。但岸田自己将目标仅仅设定在过半数(233席),前后相差70席。选前,多家日本媒体曾一度分析自民党能否获得单独过半数十分危险。从结果来看,自民党选情显然并没有那么悲观。

但由于立宪民主党、日共等在野党统一推举候选人,自民党在多个选区与之展开激烈选战。主管党务的自民党干事长甘利明石原派领袖石原伸晃均在自己的选区败北。这两位自民党大佬也创下了现职干事长和现职派阀领袖败北的纪录。据NHK消息,甘利明已在1日深夜向岸田提出辞职。此外,自民党在大阪府全部15个选区均告负,创下1955年来的纪录。


自民党总部现场,甘利明神情苦涩(岸田文雄推特图)

早稻田大学的日野爱郎教授表示:“虽然执政联盟不会解体,现政府也将继续执政,但毫无疑问执政联盟获得的席位会减少,这将使得议会运营陷入困难。”

自民党死守“过半数”,在野党“共斗”

此次选举共有朝野9个党参与,其中包括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在野的立宪民主党、日本共产党、国民民主党、日本维新会、社会民主党、令和新选组等。

对于岸田内阁而言,这次选举无疑是一场“短期决战”。今年9月29日,岸田文雄当选自民党总裁。10月4日继任日本首相。就任10天后解散众议院,解散17天后举行投票,两者均创战后最短纪录。

上一次于2017年10月举行的众院选举后,自民党拿下465个议席中的284个,加上盟友公明党,执政联盟总席位超2/3。而本次,岸田文雄将自民党的目标“极其谨慎务实”设定为执政党过半数(233席)。

在日本政治中,获得众议院的控制权至关重要。

日本众议院选举每4年举行一次,采取小选区制与比例代表制并立的选举制度,465个议席中小选区为289个,比例代表176个。小选区由选民直接对候选人进行投票,得票最多者当选;比例代表选区则是由选民对各政党进行投票,并根据得票数多少,按一定比例给各政党分配议席。

目前众议院共有465席,控制过半数233席的政党就可决定首相。获得261席,达到“绝对安定多数”,意味着在众院所有委员会都能过半数,同时独占所有委员长职位。如果获得310席,达到2/3,就能提议修改宪法,还可以在法案被参议院否决时,再次在众院表决最后通过。


自民党的低预期来源于多个原因。其一,经过9年长期执政的自民党一段时间以来支持率低迷。虽然通过总裁换人,稍有提振,但总体形势仍不太乐观。民众对于自民党政府的防疫政策和政治丑闻都积怨已久。这种不满情绪肯定要让自民党在选票上付出代价。

其二,在野党政营愈发团结。2017年选前,突然杀出一个小池百合子,造成在野党政营大洗牌。老牌民主党大分裂,几个派别间相互竞争,为自民党大胜创造了极好的环境。

但经过近四年的整合协商,立宪民主党、国民民主党、日本共产党等党派基本达成了“野党共斗”的协议。本次在全日本289个小选区的210个中推出共同支持的单一候选人,避免票源流失,最终形成与自民党一对一的态势。

日本媒体选前认为,双方支持率接近的“激战区”达到70个。其中自民党本次选战的艰难程度在几个选区颇为典型。

自民党干事长甘利明在神奈川13区陷入苦战。NHK消息显示,立宪民主党新人太荣志已确定当选。对于主管党务、统领自民党选战的甘利明而言,这一结果颇为尴尬。甘利明在1日深夜已向岸田提出辞去干事长一职。


自民党干事长甘利明(朝日新闻 图)

与此同时,曾任自民党干事长的石原伸晃已经确认在东京8区输给了立宪民主党的新人。石原伸晃是自民党资深政客,是自民党第7大派阀石原派的会长,此前连续十次在自己的选区当选众议员。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是他父亲。因为石原同时名列东京区域的比例代表名单,所以仍有机会当选众议员。

岸田本人在31日晚间也承认,自民党在很多选区选情严峻。

另一方面,“野党共斗”的效果并没有预想中的大,立宪民主党党首枝野幸男谨慎表示“共斗虽然取得一定成果,但自民党积累一票一票的组织力还是很强大的”。

自民党未来政策

据自民党10月12日发布的“政权公约”显示,在疫情应对策略、经济政策等方面,自民党依然在“老调重弹”:第三针疫苗接种准备工作、将修订法律法规并有效控制民众流动、确保医疗体制、尽快提供早期治疗药等;在岸田提倡的“新资本主义”政策下实现增长和分配、对积极响应政府号召提高职员工资的企业提供税收支持,对企业业绩实行按季度公开评估等。

在外交安保方面,自民党将着手提高对敌方弹道导弹等目标的“拒止力”、强化海保与自卫队之间的合作等。

值得注意的是,自民党的公约还明确提及,考虑到北约要求其成员国军费目标为GDP的2%,日本也将以此为目标,增加“防卫费用”。

自民党方面依然坚持此前主张的“将自卫队明确写入宪法”“紧急事态应对”等4项修改方针,而最大的在野党立民党对此则极为反对。

而据《每日新闻》10月6日报道称,自民党的盟友公明党方面,尽管对“紧急事态应对”等项目表示支持,但对“将自卫队明确写入宪法”这一项则“十分慎重”。这意味着,尽管自民党在执政联盟内部处于主要位置,但联盟内部依然在修宪问题仍将有一定“阻力”。

执政联盟的“麻烦”远不止于此

过去这一年多以来,以自民党为首的执政联盟在疫情应对、经济复苏等议题上,一直饱受诟病。同时,例如“森友学园”“赏樱会”等一系列有关自民党权钱交易的政治丑闻也引发了日本民众的普遍不满。

在本次大选期间,最大在野党立民党的2名前首相不断以尖锐的言辞来批评日本政府。野田佳彦26日在香川县内发表街头演说时强调,“自民党仅仅更换了选举的招牌,实质上毫无改变。”他点名批评岸田文雄和前环境相小泉进次郎等人,指出“自民党的世袭议员占3成,继承家业式的政治是上个时代的产物”;另一位前日本首相菅直人也在10月20日的演讲会上,把矛头直指涉及自民党权钱交易丑闻的“森友学园问题”。他对该事件加以谴责,并称“有人说我还没到那么老的年纪。为了不让现在的日本沉没,我会努力下去。”

除了在野党方面的质疑,执政联盟内部也有不少“麻烦”。

自民党内部方面,以“大嘴”而闻名的前首相麻生太郎10月25日在北海道大放厥词称,“多亏了气候变暖,北海道的大米才变得好吃了起来。”此事经媒体报道引发舆论的怒火,不但招致网民“怒怼”,还引发了北海道当地农户团体发表抗议谈话。

而自民党的盟友——公明党近日也对自民党公开提出了质疑。

对于自民党此前在竞选主张中提出要把防卫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由1%提升至2%,身为盟友的公明党15日对此质疑称,在民生、教育、社会保障等诸多领域急需增加资金投入背景下,自民党“提高防卫费”的主张难以获得日本民众支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