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比特币ATM机(从便利店到药店 美国每周新装数百台比特币自动取款机) 有哪些碳中和基金(基金定投:又有ETF新品!七大基金上报,生物育种VS碳中和ETF?) 区块链比特币行情(美股异动|区块链概念股大幅走低 最大稳定币不再稳定 比特币跌破28000) 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提出重要举措(双碳低碳绿色校园碳中和碳达峰能耗平台建设解决方案(附PPT)) 火电企业碳达峰碳中和(“碳达峰”“碳中和”促进能源行业革命) 比原链和比特币什么关系(脱钩!比特币不再跟随美股)

nft艺术品是什么(聊聊搞钱人都关注的NFT艺术)

如果要选择2021的年度标签,或者关注热点,NFT元宇宙绝对是榜上有名。当人们聊到NFT,往往会提到泡沫、炒作、对敲交易(一个用户多个账号来回交易,抬高价格),总之,在不少人看来,NFT是毫无价值的。

但不可否认的是,NFT太火热了!


打开资讯平台社交平台,从NFT拍卖、NFT盲盒到各式加密艺术展,几乎每天都能刷到一篇“NFT”相关的文章,于是人们开始关注这个新兴领域。

1992年,元宇宙(Metaverse)首次出现在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中,描绘了在网络中构建的虚拟世界的形式。Metaverse ,即meta(超越)+universe(宇宙)的结合,表示“超越宇宙”的概念,也被称为“超元域



而在虚拟世界中,所有虚拟物品和无形物品都可以表示为NFT(一种加密资产,表示对独特事物的所有权)。NFT的全称是Non-fungible token,是一种基于以太坊区块链的“非同质化代币”。

与比特币、以太币虚拟货币一样,NFT同样依靠区块链进行交易。但NFT代币的最大特点在于其唯一性,“非同质化”,每一块NFT都独一无二,不可互换,人们可以将特殊资产绑定在NFT上,其可以让许多物品成为一种数字化抽象物,变成所有者的“数字资产”。


NFT 艺术作品

如果说比特币、以太币等同质化代币可以被比作钞票,NFT更像是一件艺术品的原件。凭借这种特性,NFT在艺术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诸多数字艺术品开始与NFT绑定。

“密码猫” CryptoKitties ,是一家名为Crypto Cats的公司推出的游戏,游戏里玩家可以通过一串代码创造出一只“密码猫”数字形象,并且每一只猫都独一无二,这些密码猫们的所有权都被存储在以太坊上。


密码猫 CryptoKitties

但“密码猫”也被认为是NFT代币的滥觞。

同年,Larva Labs 公司开发了一款像素头像生成器,生成了约1万个各式各样的像素头像,带着“朋克”精神的期许,这一头像系列被命名为CryptoPunks,意为“加密朋克”。2017年正值以太坊火热发展之际,Larva Labs将CryptoPunks头像挂上区块链,并赋予其流转收藏的价值。


CryptoPunks系列像素头像

2017年底,以太坊ERC 721协议(非同质化代币的编程标准)诞生,NFT也随之出现。

2021年3月,数字视觉艺术家Beeple的一套NFT艺术品备受关注。从2007年开始,Beeple每天都创作一件艺术品,最后他将五千幅作品拼接成一张图片,并将其命名为《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并在佳士得拍卖行上线。最终,该作品以6935万美元的价格成交,刷新了数码艺术品的拍卖纪录。


《Everydays : The First 5000 Days》

2021年5月,纽约佳士得拍卖行拍卖了9枚Cryptopunk的像素头像,最终的落槌价格为$1450万美金,算上佣金一共$1700万美元,也就是¥1.09亿人民币。


2021年7月,艺术创作者本雅明·艾哈迈德上线了自己的NFT《怪异鲸鱼》系列,9小时就全部售罄,最终入账80ETH。这样一组各异的像素小鲸鱼给艾哈迈德带来了超过35万美元的收入,而他今年仅有13岁。


《怪异鲸鱼》系列NFT

从以上几个数据可以看出,经过近四年的发展,NFT在艺术领域迎来了“爆发”。

NFT艺术品是必然趋势

每一件新鲜事物的诞生总是需要合适的土壤去孕育。1960年代,作为一种尝试,已经有人用机器的自发地进行艺术创作。逐渐发展至现在,已经成为一种新的艺术创作方式 —— 自动生成艺术(Generative Art)。它是计算机技术和艺术结合的产物。它的生成不是直接由人类创作,而是通过算法来生成艺术品,算法有一套规则,在规则内可以自由发挥,最终得出独特的作品,也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艺术家的某种理念。

它跟当时的各种艺术思潮发展也有关系,例如它跟达达主义在某些方面存在契合。达达主义追求一个有意思的状态:清醒的非理性状态,追求随性的艺术。达达主义本身是“反艺术”,它不喜欢传统美学秩序,对随机和偶然本身更感兴趣。


Jon McCormack,《Fifty Sisters》

*《Fifty Sisters》是 1m x 1m 计算机合成植物形态图像的大型装置。这些“植物”是使用人工进化和生成算法从计算机代码中通过算法“生长”出来的,本身并不存在。

而后从现代艺术先驱塞尚开始,现代艺术开始走向现代表达,不再追求临摹和相似度。在这个过程中,艺术进入了纷呈的阶段,有热衷机器美学和技术的未来主义和构建主义;有关注自主性和随机性的达达主义;有大胆使用几何形状的新造型主义 ···

这是生成艺术发展的土壤,它并不是凭空而来,它是数字时代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产物。

在信息时代,人类在软件环境中消耗了大量时间,社交、游戏、阅读新闻、购物、打车等等都依赖于软件进行,编码正在重塑人类生活和生产中的各种关系。所以说,计算机技术的发展,让生成艺术有了新的实践工具和新的表达方式。在现代艺术的语境中,艺术是不拘一格的,是创造,并不是美的才是艺术,与众不同的创造就是艺术本身。


*Art by Hal Tenny New Time Machine Mandelbulb 3D

NFT艺术品为什么能被认可?

以CryptoPunks为例,CryptoPunks由两位软件开发者(Matt Hall和John Watkinson)使用像素艺术生成器完成,它有随机的特征,包括肤色、头发、太阳镜等,一共生成10,000个,都是24*24像素的“朋克”头像,其中有6,039名男性,3,840名女性,有696人涂了口红,303人有muttonchops;有286个朋克戴有3D眼镜,128个红脸庞、94个扎辫子、78个露齿、44个戴无檐小便帽、还有8个没有明显特征的朋克,还有一个很稀缺,同时具有7个属性,它是#8348号,有一个大胡子、龅牙、抽烟、戴耳环、一颗痣、经典色戴、大礼帽。除人类朋克,CryptoPunks还有88个绿皮僵尸朋克、24个长毛猿朋克以及9个浅蓝色皮肤的外星人朋克。


这些头像是向加密领域的先驱们致敬,密码朋克由Timothy May等先驱创建。这一万个“Cryptopunks”都是独一无二的,不过存在随机的特性,有些朋克更稀有,比如“外星人”朋克只有9个。在最开始推出时可以免费领取,在20个小时内就被认领了8600个。从它亮相过程看,远不如当时造成以太坊拥堵的CryptoKitties有名,但CryptoPunks绝对是首个成功的加密生成艺术品


一些人将这些朋克像素头像设置为推特头像,这些头像让他们联想到自己、家人、朋友或名人等。这些联想会对他们的购买产生重要影响。也有一些用户是单纯很喜欢这些“朋克”头像,他们认为这些头像让他们兴奋,就是喜欢。

这些CryptoPunks加密朋克之所以成为加密收藏品,是因为它跟加密猫或其他游戏的收藏品不同,它有固定上限,只有1万个。同时,跟其他NFT一样,每个都不一样,不能篡改和可验证。它也跟传统的收藏品不同,它的交易记录运行在链上,无法作假。此外,它符合加密社区对非通胀的本能性偏好被赋予了加密社区的文化内核及文化解释,并在加密社区的推动下,最终成为加密生成艺术的开创性作品。


加密艺术,特点非常明晰,区块链技术决定的“去中心化”,超越国别地理的广泛交易,以及各种各样的艺术形式。

如果要用例子去解释这些特点,可以这样畅想:你拥有的NFT艺术藏品可以以任何形式在数字世界存在,一条短视频、一件虚拟时装、一条代码、一件游戏装备、一张表情包,或是NBA球星的生涯经典瞬间,都可以被你收入囊中。


价值59 万美元的NFT《Nyan Cat(彩虹猫)》GIF

2021年3月,著名街头艺术家Banksy的作品《Mornos》(《白痴》)被以9.5万美元的价格买下,随后购买者直播烧毁了画作,并将其NFT版本挂上NFT交易平台Opensea。最终,《Mornos》的NFT版本被以4倍的价格售出,约合人民币247万。

直播画面里,蒙面的持有者点燃了《Mornos》。画作熊熊燃烧,《Mornos》完成了从实体艺术品到NFT艺术品的转变,火光似乎正向全世界预告着,NFT艺术的时代正式来临。


烧毁《Mornos》直播画面

有趣的是,《Mornos》本就是Banksy为讽刺高价艺术品而创作的,画作展现了一个人满为患的拍卖场,拍卖师正介绍着一幅画作,而他身旁的一个相框里写着“我真不敢相信你们这群白痴买了这个”。

烧画者,也是《Mornos》实体作品的持有者 —— 区块链公司Injective Protocol将烧画行为定义为“一种艺术表达”



*蔡国强创作的NFT作品《炸自己》

越来越多的艺术家也开始试水NFT领域。他们将自己的艺术作品进行铸币,使其成为一件NFT艺术品,将其发行于一级市场,如果有人买下了该NFT,很有可能还会进入二级市场的各种平台,再一次进行流通,而在每次交易中,艺术家都能凭此获利。

为NFT“蠢蠢欲动”的不止有艺术家,明星、各大企业、机构、品牌也开始下场。在年初的市场被点燃后,NBA、Gucci、推特,VISA等机构、公司相继开始收藏、推出NFT产品,从球星卡到虚拟时装,甚至是几个字符,都能在NFT市场掀起热潮。


NFT艺术的边界还在不断拓宽,早期的NFT作品可能只是一张JPEG图片,现如今已经与音频、电影、游戏等多个领域接轨,NFT礼物、NFT盲盒等形式也开始发展。在商业上来看,“NFT艺术”存在着无限可能,许多“小艺术家”通过NFT崭露头角,有的甚至一夜暴富,各式平台蒸蒸日上,交易总额也在不断扩大。

而且NFT艺术品的交易门槛并不高,即使你并不了解艺术领域,你仍旧可以进行收藏,艺术家也不用通过拍卖行、艺术品市场发行作品,通过区块链,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到艺术市场中。


但目前国内NFT市场仍不成熟,由于我国禁止虚拟货币,国内NFT平台仍只能用法币进行交易,并且大部分平台仍旧只能作为一级市场,并不支持玩家之间交易,NFT艺术品的商业化并未完全打开。

NFT是不是一场泡沫?

尽管NFT具有“唯一性”,但一个疑问仍然存在:为什么要收藏NFT?

事实上,成交价6934亿美元的《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是一张所有人可以下载的图片,任何人都可以将这张价值4.49亿元人民币的图片存储在自己的硬盘中,甚至打印后挂在家里。这是很多NFT艺术品的特质,一段视频、一张图片、一张动图,世界上许多人都可以访问、复制,对其进行传播。


*宋婷NFT作品《牡丹亭Rêve之标目蝶恋花 —— 信息科技穿透了“我”》

问题就出在这里:既然我可以随意的“使用”一个NFT,我为什么还要花高价去买它呢?

NFT的另一个特征正在于此:所有权的确定性。尽管许多人可以传播复制,但买下NFT的人才是其真正的拥有者。

“如果我有这幅画,即使这幅画挂在我的墙上,除非我有相关的真伪证明,否则它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属于我。”丹佛当代艺术博物馆的NFT相关讲座中,“艺术领域区块链研究员”艾米·惠特克这样描述NFT的特征。


*涂鸦艺术家班克斯Banksy《Love Is in the Air》画作将被分为10,000份分别售出

一件艺术品如果流传有序,那么它便自带“身份证”,能自证本身,它的价格往往会更高,并被大多数人认可。当艺术品成为NFT后,“鉴别真伪”将不复存在,区块链会将每一次交易、每一个拥有者记录在册,任何人都可以清楚的查询到,一件NFT的主人是谁。相对比于传统艺术,NFT的优势在于,你无法伪造,无法作假。在CryptoPunks像素头像的圈子里,就有着不成文的规定:“将一个不属于你的CryptoPunk设置为你的头像是羞耻的。”


因此,NFT在版权保护方面有其独特的优势,通过区块链,不仅艺术品的交易更加快捷便利,鉴定成本也大大减少,让艺术品交易更加安全。这不仅能作用于艺术领域,在当下讲求“稀缺性、限量性”的消费市场同样适用。

另一方面,NFT也让艺术具有了更多可能性。NFT出现后,可编程的数字艺术也得到了关注,甚至在艺术品、文化产品的所有权上也有新的探索。

2021年8月,一张CryptoPunk像素头像拍卖出了1201ETH(约合375万美元)的高价,拍下这张头像的,是478个人。

为了对抗NFT巨鲸(经济实力较强的收藏家),这478人联合竞拍了这张稀有的僵尸头像,这也代表这件NFT将被478人同时拥有,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这张头像。这也为NFT提供了一定的社交属性:在NFT领域,同好仍旧能够形成固定的圈层。


478人“团购”的僵尸头像

但在繁荣的NFT市场,阴暗面也仍然存在。

一方面在于交易市场的混乱。较大的交易平台准入门槛高,对于经济实力不强的艺术创作者来说负担过大,最后平台仍旧“中心化”,变成高端玩家的内部游戏,大公司的下场更是让更多NFT玩家失去了对“去中心化”市场的信心。

小平台则缺乏监管与规则,在海外市场里,平台“托儿”和NFT贩子的存在也让不少艺术创作者受到蒙骗。许多平台还会遭到黑客攻击,由于bug漏洞,许多NFT艺术品被窃取,而在缺乏信息认证的平台,冒名顶替的事件时有发生,保护版权的NFT反而成为他人盈利的工具。

“不稳定性”也让人焦虑。今天为艺术创作者带来“第一桶金”的平台明天就可能“瘫痪”,依靠NFT生活并不现实,正如人为吹起的气球,一戳就破。


另一方面则是NFT市场的不良生态。

“泡沫”,是很多人对目前NFT市场的质疑。NFT一直摆脱不了令其出圈的“天价”标签,NFT的普遍高价更是让无数人投入这一市场,希望在发展的初期能通过“投资”分一杯羹。价格虚高、蓄意炒作,在很多专业人士看来,市面上大多数NFT存在“噱头拉高价格”的现象,“圈内疯狂营销,圈外急红了眼”,整个市场在一种过高的期望下被不断抬起,呈现出与当初“炒币”相当类似的场景。

一个高价值的NFT应该同时满足五个方面的条件:有流量、有交易属性的商品、有平台担保、有独特性以及有人愿意赌。在我看来,第五个是最重要的。


*印度尼西亚男子创作的名为“Ghozali Everyday”的NFT,该系列NFT是他17至21岁期间,每天在电脑前的自拍照片。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对于“区块链”“元宇宙"有着非凡意义,在当下NFT的应用场景仍旧非常有限,许多人不能理解NFT的价值所在,非良性的生态并不利于NFT艺术的未来发展。
毕竟,就跟在外面看画展一样,观众会问哪幅画最贵,NFT收藏家大多也不关心艺术,他们只关心能不能赚钱。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