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碳达峰碳中和核能(两会核声丨 顾军:中核集团将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供有力支撑) 1080比特币算力(比特币现金连续6日涨幅,算力增长480%,是时候购买BCH了吗?) 成都碳中和目标(黄鸿:淮州新城将全力打造全国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示范区) 青海乙醇碳中和久吾高科(久吾高科:金信基金、华泰证券等21家机构于8月24日调研我司) 比特币总市值(一夜暴涨60%!这款“宅男软件”涨疯了,2年狂飙25倍!幕后“操盘手”竟是这位90后) 碳中和招标(碳中和路上,跨国企业正将供应商的减碳表现纳入采购决策体系)

支付宝亚运会数字火炬值钱吗(春节采风丨冰雪消费成北京过年标配,上海“元宇宙”商业氛围仍不浓)

来源:读特

北京:冰雪消费成过年标配 冬奥纪念品销售火爆

2022年春节假期恰逢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北京隆重开幕。冰雪消费节活动精彩纷呈,让北京这座“双奥之城” 年味别样浓。

冰雪消费成北京春节标配活动

“冬奥风”吹热冰雪经济。多个三方平台数据显示,假日期间,冰雪消费持续升温。在北京,“2022北京冰雪消费节”活动也在春节期间被推向高潮。公开信息显示,今年北京冰雪消费节全市共有100余家冰场开放,这些冰场在春节期间全部开放,有的还延长了营业时间。

颐和园今年开放的冰场面积约有30万平方米,是北京最大面积的天然冰场。“今年天气好,来玩的人格外多一些,排队时间也更长一些。”颐和园内一位维持秩序的保安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他手中的高音喇叭不断重复播放,提醒游客注意佩戴口罩,保持防疫安全距离。

而以颐和园西堤为界,与冰场一堤之隔,是今年园内首次开设的雪上娱乐项目。记者看到,雪场内设置了雪圈滑道、雪地悠波球、冰雪迷宫等项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这是为了让游客不出京城,就能亲身感受冰雪活动的乐趣。雪圈滑道是雪场的“明星”项目,站在雪道最高处可以一览昆明湖全貌。

在雪场购票处,周先生一口气买下了所有项目的票券。周先生告诉记者,过年就图个喜庆欢乐的气氛,排一次队不容易,把所有项目的票都买了,是想让孩子尽情地玩。

除了室外冰雪场地,北京的不少购物中心开设了冰雪活动设施与活动场地,满足消费者需求。如北京SKP-S定制了冰屋,房间内的所有展品、家具、娱乐设施都在现场用纯冰打造。由于空间有限,现场也随时限流。

在北五环外的清河万象汇,商场内的冰场同样排起了长队。记者在入口处看到,出于防疫考虑,冰场每个时段限流30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春节期间,一般上午人少并不需要排队,而下午和晚上时段,排队2小时才能进场滑冰比较常见。

与室外冰雪娱乐不同,到商场滑冰的消费者不少自带装备。曾女士告诉记者,自己家住附近,孩子自小喜欢花样滑冰,也请了专门的一对一教练,春节期间都没有间断过训练,教练课时费与平常一样。170元半小时的价格,在自己经济能力承受范围内,希望让孩子通过冰雪运动强身健体,锻炼意志。

冬奥纪念品销售火爆

与冰雪消费同样受追捧的还有冬奥纪念品。据了解,北京冬奥组委已先后开发了16个类别5000余款特许商品。

立春当日,记者在北京王府井工美大厦门口看到,北京2022官方特许商品旗舰店门口排起长队。多位消费者表示,到旗舰店来是想买“冰墩墩”,不少地方已经缺货。


“从‘双十一’开始就在多个直播间抢过,但都抢不到。” 排了几个小时队,终于买到“冰墩墩”的刘先生对记者表示,正好和朋友到王府井滑冰,特意先过来买纪念品。

与工美大厦排长队的情形不同,2月5日上午10点左右,在颐和园内距离东宫门不远的北京2022官方特许商品零售店里并不需要排队。记者看到,热销的20cm冰墩墩玩偶、徽章还有一些余货,而冰墩墩钥匙链、水晶球、盲盒等其他冬奥会周边产品已经销售一空。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春节期间冬奥纪念品销量快速攀升。刚开始的时候,一些小件,比如徽章、钥匙链等,有的游客会成箱买走。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货,虽然店里每天都会补货,但暂时不能保证所有品类都能补上。

“等春节过了,肯定还会陆续补货,消费者不必急于一时。”这位工作人员说。

个别消费者购买了多个“冰墩墩”后,仍在挑选其他商品。张先生告诉记者,今年农历新年恰逢冬奥会,购买冬奥特许商品就是支持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多买一些冬奥会周边产品当作新年礼物送给家里小朋友,这份礼物有特别的意义,既能让孩子体会过节的喜庆,也希望鼓励他们积极参与冰雪运动。

上海:新年里的“元宇宙” 商业氛围仍不浓

上海市电子信息产业“十四五”规划中,明确了加强“元宇宙”底层核心技术基础能力前瞻研发,推进深化感知交互的新型终端研制等内容。这也是国内地方政府首次明确发展元宇宙。

新年假期,证券时报记者对上海的线下元宇宙项目进行实地走访。“元宇宙Metaverse”一词,最早来源于美国科幻作家斯蒂芬森1992年的科幻小说《雪崩》,小说里的Metaverse被描述为“戴上耳机和目镜,找到连接终端,就能够以虚拟分身的方式进入由计算机模拟、与真实世界平行的庞大虚拟空间”。

记者大年初二上午来到上海市黄浦区巨鹿路的“Team TAXX沉浸式视听元宇宙”。走遍B1层广场,未发现该店,电话打过去暂无人接听。安保人员说,这里是上海相对平民化的“酒吧一条街”,夜间非常热闹,但白天人不多。


接着,记者来到淮海中路上海广场,走进二楼“IM Meta沉浸式元宇宙艺术科技展”,标牌较为醒目。据介绍,本次活动包括像素迷宫、NFT(非同质化代币)数字艺术、NFT图像市集等。主办方是“唯一艺术TheOne.art”,协办方有大麦、猫眼演出等。


所谓NFT,指的是一种被称为区块链数位账本上的数据单位。NFT概念首次在2017年提出,是用于表示数字资产(包括jpg和视频剪辑)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可以买卖但不能互换。

以参观者身份询问时,主办方业务平台负责人姚先生介绍,虽然NFT的作品本身是可以无限复制的,但代表它们的代币在其底层区块链上被追踪,并为买家提供所有权证明。

记者在现场看到了一幅名为《采蘑菇》的水彩手绘作品。随后扫描右下角二维码,进入小程序,完成注册后,记者看到页面中有对作者、发售数量、合约地址、认证标识等的介绍。购买页面显示支持Bitcoin、AGLD等加密数字钱包“合约地址”,同时,最下方标明可通过支付宝以人民币支付,售价为2500元。

平台交易细则称,依据我国法律要求,特定条件下的数字藏品二次交易不支持任何形式的变相炒作,坚决反对数字藏品炒作、场外交易、欺诈,或以任何其他非法、侵权方式使用的违法违规行为。

对于记者的提问,姚先生表示,该平台只支持人民币交易,并严格遵守中国法律,不涉及虚拟货币的交易和使用。

“我们在努力建设元宇宙相关内容,平台上的作品都将上传公共区块链。”姚先生对记者说,未来电子钱包合法合规之后,投资者可将NFT作品提到电子钱包,再去其他平台交易。

商场人员表示,开展以来,偶尔有观众到来,但咨询元宇宙、NFT的极其稀少。绝大多数都是来这里拍小视频,然后去小红书发布。这里更像是一个“网红打卡地”。

记者第三站前往上海迪美购物中心。这里是上海最知名的汉服、Lolita服饰及JK制服集中地。记者看到广告牌上“元宇宙”字样,但电话询问得知该店铺已经关闭。

从这次短暂实探来看,“元宇宙”或仍处于萌芽阶段,无论是商业氛围还是人群知晓度都非常低。

午后,记者来到南京东路上海置地广场,看到有一家“魔法门VR”体验馆。店长说,元宇宙的说法,最初在上世纪90年代就有了,而VR、AR算起来还在后面,属于技术上的一种提升和落地。他介绍,相比VR硬件设备,其实游戏软件成本更高。他们都是在STEAM平台上购买数码游戏。

据悉,STEAM是由美国电子游戏商Valve于2003年9月12日推出的数字发行平台,被认为是计算机游戏界最大的数码发行平台之一。

记者采访得知,VR游戏体验行业仍处于上升期,技术升级将有望推动包括“元宇宙”等在内的行业进一步繁荣。

重庆:乡村喜宴不见了

小时候,寒假是最值得期待的假期,虽然时间没有暑假那么长,但留下的幸福记忆却深刻得多。

以记者所在的老家重庆市丰都县为例,暑假除了酷热难耐,更意味着一年最重要的农忙时节开端——7月中下旬要收玉米、8月中下旬则是割水稻。其间晾晒粮食时,还要随时应对突然而至的暴雨。而把粮食从晾晒场挪到屋檐下,堪称一场几乎全员上阵的、高强度的肺活量训练。而寒假就全然不同,家乡盆地的地形阻挡了大部分南下的冷空气,而一年所有的农活都已干完,理所当然的,几乎所有喜庆活动都放在了这个时段。加上当年的物质生活并不十分充裕,对于在农村生活的人而言,喜宴上可以吃到很多平时需要花费很大精力制作、或者花钱才能买到的小吃或菜品。尤其对小孩子而言,更是一场被家长允许、集体放松游乐的大型狂欢活动,压轴的则是那些美味佳肴。

那时候的一场喜宴,几乎是要出动全村的人帮忙,从加搭简易的灶台,到四处从邻居拼借桌凳,再布置相应的场景,自第一天开始,要到第二天甚至第三天才会结束。不光大人们齐上阵,小孩子也统统到场,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当然大部分时间只是玩耍,给主家撑一个人头,添几分热闹,用现在的网络语言大约就是氛围组的角色。而喜宴不仅是有仪式感,连上菜的顺序都有很大讲究。鞭炮声响起,便相当于公告正式开席。先上来的通常是一些开胃的小菜,光一盘咸菜的种类,就足以引来大家的一顿点评;接着上的花生、瓜子、糖果则是小孩子们的专享,大人们总会公平地塞到桌上每个孩子的口袋中;随后的香烟在被大人们分发完毕后,香烟盒通常会由本桌最德高望重的人指定送给某一个小孩。接连上过几个素菜之后,便是木耳炒肉、粉蒸排骨烧白等次第登场。在油蒸整鱼没有普及之前,夹沙肉通常会作为压轴之作;待大部分人酒足饭饱后,就由一份滚烫的老醋酸汤,宣告这一轮酒席的结束。


随着经济的发展,大量农村人口逐步流向了城镇,以往众筹式的宴席,也基本变成了主家发包给酒楼操办,客人只需“坐享其成”。虽然效率高了不少,但也少了很多乐趣。而这两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加上“喜事简办”的号召,很多人未能返乡,酒席也压缩了规模。我的一个表弟就说,未曾想,居然已经连续第三个年头,没有吃到传统意义上的那种酒席了。而我虽然也参加了几次喜宴,但或许是没有了柴火大灶的“加持”,抑或是少了爆竹散发的硫磺微粒“佐伴”,记忆中宴席上的那种味道,在工业流水线式的操办之下,竟然再也找寻不到。

“小时候”是再也回不去了,想重拾小时候的一些记忆和味道,也变得愈发困难起来。不过,这不正是长大的代价、发展的结果吗?

(原标题《春节采风丨冰雪消费成北京过年标配,上海“元宇宙” 商业氛围仍不浓》)

本文来自【读特】,仅代表作者观点。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提供信息发布传播服务。

ID:jrtt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