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元宇宙的组成(元宇宙的本质特征是五大融合) 厦门碳中和产业投融资峰会(旗下机构完成首宗海洋碳汇交易 金圆力量助推厦门全国碳中和领域走前头) 西南石油大学碳中和研究院(围绕党中央重大战略决策:教育部下发文件,西南石油大学率先行动) 三好街比特币(比特币上演“疯牛”行情 2日连涨10%) 比特币用信用卡买(购买比特币受限 美国银行信用卡已调整) 华闻集团是元宇宙吗(华闻集团——NFT和元宇宙VR领域的深度介入者)

区块天眼币(居家不穿内衣,睡觉会卸妆,国产剧终于没侮辱观众了)

没有流量明星和高概念,

爱很美味》讲述3个30岁左右的女人,

细枝末节的日子,

场景主要围着厨房、卧室、办公室打转。

这部看不到“爆款相”“话题度”的电视剧,

剧情简介甚至有点乏善可陈,

却一路靠着口碑积累和“自来水”,

豆瓣开分8.1,不降反升到8.4,

从几千人标记“看过”,涨到约9万人。



李纯张含韵、王菊饰演三个好朋友

观众直呼:

“中国版《欲望都市》《浪漫的体质》”;

“国产剧里的女性终于卸妆睡觉了”;

“没有花里胡哨的磨皮特效”;

“温柔轻快地揭示了
现阶段女性生存困境,不悬浮不造作”。



真实地刻画男女关系

剧集的定位是爱情喜剧,

20集,短小精悍、轻松幽默、

节奏紧凑、剧作扎实。

导演是陈正道许肇任

延续《盛夏未来》、《摩天大楼》、

秘密访客》等作品的班底,

在商业类型片领域,他们早有出色和稳定的表现。



陈正道和三位女主角在片场

我们找到陈正道导演,想要知道,

作为极佳的女性群像作品,

《爱很美味》是如何做到的。

撰文 洪冰蟾 责编 倪楚娇




陈正道的豆瓣头像是《爱很美味》的三个女生。

她们穿着睡衣,素面朝天,依偎在一起,咧开嘴笑着。这画面让很多人看到自己的生活,日子有些琐碎,遭遇大大小小的烦恼,偶尔从朋友那里找点温暖。



王菊饰演夏梦


《爱很美味》里,30岁左右的三个女性,从小一起长大。

夏梦,事业有成的视频网站高管,张扬外放,和下属男友分手后,喜欢上健身房教练。



张含韵饰演方欣

方欣,容貌姣好,离婚后重返职场,对小区里的面包师有好感。



李纯饰演刘净

刘净,像个平凡的透明人,失业后想开一间餐厅,30好几被父母催婚,在楼上的单身爸爸,和青梅竹马的富二代之间纠结。

像所有的女性群像剧一样,每个女孩都有鲜明的标签。但在《爱很美味》里,陈正道重点刻画了女性之间守望相助的情谊,并努力让她们有血有肉:

“女强人不见得都是很飒的,漂亮女生不见得都是自我的,平凡女生不都是被男生抛弃的。”



夏梦和下属男友王继冲吵架,忘关视频会议

王菊的角色被认为是“普女之光”,人设是职场独立女强人,但没有开挂,依然有普通人自卑和脆弱的一面。

顶着没来得及补色的黄发,灰蒙蒙的厚镜片,和是自己下属的男友,在公司视频会议中吵架,内容是“要不要给男人面子”,和“你这女人怎么又胖了”。

上一段恋情吃了“女高男低”的苦,但她没有按照甜宠套路出牌,找一个事业比自己成功的霸总,一劳永逸地解决权力不对等问题,反而爱上了一个穷小子,窝进小到挤不下两个人的床。



无处不见的性别偏见和性骚扰

张含韵的角色,看似是标准的女神形象,恰恰背负着最多的世俗意义上的困境:被出轨,被赶出家,失去经济来源。享受漂亮女孩的性别红利,又遭遇着职场性骚扰的难题。

李纯的角色被银行裁员,因为单身大龄女性,既没有养家重任,又存在潜在的产假婚假,不开她开谁。

几乎每一个角色都有真实人物原型,这让主角们遭遇的生活难题,既不悬浮,又折射出普遍意义上的女性现实问题。

尽管感情戏是核心主线,但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甜宠。按陈正道的说法,可能是少糖,让生活有点甜,又不会有那么多负担。不想说教和贴标签,只是探索爱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引起话题的爱情戏

拍《爱很美味》的过程,也是难题重重。王菊在采访里提到,3年前,这个项目就找过她,但被平台拒绝,事情越来越悬,她跟陈正道说,你叫我我就来。

当时因为不够甜、主角不够讨喜、流水账一样的剧本,项目一度被迫搁置。陈正道说,过去那么多年的创作里,这次是最打击信心的。编剧沈洋第一反应是自我怀疑,是不是文笔不够好:“我这样的,真的能做编剧吗?”

到2020年,陈正道团队把剧本拿出来重新写,没有放弃最初想表达的故事,并且几乎原封不动保留了王菊的角色。但修改了其他两个女性角色,加入更多喜剧、爱情元素做平衡。这才让这部剧走到观众面前。



刘净和富二代发小宋超

口碑爆棚的那几日,陈正道和编剧们正忙着开新作品的剧本会。

来“一条”的摄影棚接受采访的时候,正好遇到上班高峰,几次都挤不进电梯。陈正道像一个熟练的上班族,按了向下的电梯按钮,他说:

“我们先下,坐上电梯再往上,绕一点路,就能去要去的楼层。”


以下是陈正道的自述



都市男女直接地表达爱意



这么想想是挺好的,3年前,我们开始构思《爱很美味》,当时才写了前几集,就吃到不少钉子。

剧本大纲像流水账,没办法用一两句话概括出剧情。找不出亮点、爆点,更多像闺蜜之间的趣味。甚至还有两集,全部限定在一个夜店里,争议很大,很多人看不明白剧本,先前也没有类似的成功案例。

接连被影视公司、平台拒绝,就搁置了。



故事从2020年的春节展开

疫情发生之后,大家都不能出门,我把《老友记》《老爸老妈罗曼史》《欲望都市》重温了一遍,看到那些角色,竟有老朋友重逢的感动。

我和许肇任导演,当下就决定重启《爱很美味》,想用一些快乐和温暖,抚慰内心的恐慌。

我们和两个编剧开视频会议,隔着屏幕分享身边30多岁的人们,生活中的小困扰、小抱怨、小喜悦。

诚恳地说,大家都想不到这个片要怎么宣传,也不想造成观众过度期待或是错误的导向。

这反而找到了一个空间,拍自己想拍的,用细节堆砌故事。选自己想选的,演员适配优先,而不是知名度。



剧集大量讲述三个女主角小时候的故事

从上一部剧《摩天大楼》到这一部《爱很美味》,主角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种关系。

人离开校园之后,尤其过了30岁,很难再找到一个不用顾虑自己的人设、也不用顾虑对方怎么想的朋友。

每个人的身份标签越来越明确:上级、为你工作的人、朋友的女友……我们要掌握好界限,判断对方的预期,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

但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面前,讲话是非常轻松、不假思索的。因为我们认识的当初,都是未完成版的,然后一起被社会、工作、爱情改变。

所以我们在剧里,大量展现她们小时候相处的细节,甚至在大结局,落回从前的日子,那是全剧我最感动的瞬间。



王菊转型演员,夏梦一角备受好评



王菊是最早定下来的。

三年前启动时,我看到她在《创造101》里说:“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力。”周围的人在说:“你不投我不投,菊姐何时能出头?”我就觉得找到心中的夏梦了。

连剧本都没有的情况下,我们就去找她。三年后重启,我们再去找她,她依然对这个角色有兴趣。



夏梦喜欢上健身房教练陆斌,假装失业

夏梦从小优秀、好强,我们是从影视圈里的女性取材的。虽然夏梦有意隐瞒自己的高管身份,爱上健身房教练,把生活搞得鸡飞狗跳。但是她是绝对自信和努力的,这部分跟王菊很像。

我开玩笑说王菊“意见过多”,就是她不掩饰对演员这个职业的渴求,也会因为想完成一件事,而产生焦虑。

以往拍戏,第一次演戏的人,在发表意见的时候,总会让我觉得对方在探测我的喜好。可是王菊在现场完全不像第一次拍戏,她很深入了解角色,很有底气,会跟我探讨怎么演。



夏梦想关灯,陆斌想开灯

王菊觉得最难演的一场戏,是和健身教练上床前,男生想开灯,女生想关灯,因为不敢让对方看到自己的身材。

因为王菊对自己身材的认知是健康跟美的。我在成都酒店的健身房常常遇见她,一些健身项目做得比男生都好。



离异女性,自信独立

除了王菊以外,另外两个演员都不是一开始接触的。

见张含韵前,我心里有纠结她是不是能演方欣这个角色,人物曲线要从依赖丈夫的全职太太,非常天真烂漫,经历婚变,回到职场从头开始,到最后一集完全能独当一面。

相处之后,我感受到撒娇、温柔的外表下,含韵千锤百炼的内心。

现场我们台词量巨大,语速要求很快,她出道这么多年,经历过黑暗的时刻,还在行业里不停找到突破口,就认定方欣非她莫属。

方欣的原型,是我们都认识的朋友,叫她小美好了。有时候,编剧写了一段台词来讨论,有人说:“可是,小美不会这样说。”然后大家突然同意,“对,小美真的不会这样说话诶。”那这台词就必须改。



全职太太重返职场,步履维艰

大家身边都有外貌占尽优势的“小美”。成长过程里,世界对她是很好的,感情上不缺追求者,工作上得到客户喜欢。

但相应带来的代价是,她怎么做都不对,如果漂亮得自知,得到的是骄傲;硬要漂亮而不自知,那就不可能。

方欣做品牌公关,涉及到行业的桥段,我们做了很细的访谈,业内人都要求匿名,不让录音,现在的呈现在取材的基础上做了戏剧化处理。



刘净筹备开餐馆,困难重重

刘净是三个角色中,最难演的。

其实三年前启动阶段,就因为这个角色讨喜度的问题,碰过壁。不能用很飒,很欲,很正来形容,只能说这个人很烦。

“烦”不是贬义词,每个人30岁都有很烦的部分,左右摇摆地做出决定。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点点刘净。

她的人物原型,就是两个编剧。他们没有用编剧视角去写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应该怎么做才符合社会价值,而是“如果是我会怎么办”。



刘净在副导演姜山木和宋超之间纠结

观众会不断猜,到底刘净选哪个男人,那纯粹是因为两个编剧站的CP不一样。

两个编剧一男一女,视角不同,过程中会拉扯,为刘净选择的伴侣是不一样的。我都是写到倒数第四集,才知道她的选择。

李纯到最后才定下来。就刘净来讲,李纯太漂亮了。试镜的时候,她说你们造型就给我随便做,我说弄一个特别丑的发型给你,自然卷。她说没问题,还挺好看的。

她很随和,完全看不出来是什么个性的人,反而就很合适刘净这个模糊的角色。一直到开机一周后,拍到跟家里吵架、和好的戏,我才从李纯的演绎里,慢慢勾勒出来,刘净原来是这样的。



李纯在片场特别有意思。

没有摄影机拍着我的时候,我什么都敢讲,王菊是像说相声一样,立刻给我怼一个梗回来。张含韵反应超快,听到就哈哈大笑。李纯就很认真地小声问,刚才那个话是什么意思。

导演讲走位是最无聊的,我有时候就开玩笑,纯,等会开机之后,你就后空翻两圈从屋顶上跳下来,她的反应就是,啊,为什么?



日常的家庭场景



卸妆是一开始就要求的。

我自己看剧,也会因为演员睡前或者睡醒带着妆,有一点出戏。

三位女演员都接受,到了现场,我就让造型师去检查,没收她们的唇膏。含韵就说,连唇膏都不准擦。我说对,要无妆。

后来拍起来,摄影师说,你这不是在要求她们,你是在挑战我。

其实没有故意去设定“普女”,就是人回家不化妆,睡前要卸妆,生活中就是这样的。

不过卸妆没有绝对标准,万一有天我要拍古装剧、仙侠剧,毕竟是仙,不要一起床,头发一翘,整个人乱七八糟的,那也不好。



长达两集的夜店戏

夜店这场戏非常挑战人,将近一个小时,所有主角轮番登场,在同一个空间发生冲突。

坦白讲,这是我和导演许肇任逼编剧写的,就是为了给导演发挥调度和说故事的空间。编剧叫苦连天。

美剧叫“黄金第4集”(《爱很美味》按小集分,是第7和8集),人物关系走到这里,单集意图已经很明确,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强调每个人在感情上很纠结,又无法影响别人的选择。

本来叙事的任务已经很重,我又给了一个命题作文,限定在密闭空间。中途编剧来问,人物可以因为某个幻想离开这个空间吗?我说不可以。可以闪回吗?不行。

那场戏拍了七八天,兵荒马乱吧。我们要等夜店营业结束,凌晨5点进场,拍到下午3点移出去。


收音老师都快疯了。

因为时间不够,我们不得不两个人同时开拍,我在左边舞台拍,我性格比较暴躁,叽里呱啦讲个不停;许导在右边舞台拍,他性子温和,说大家不要急,我们可以做好的。

然后那么多角色开始说话。收音老师不知所措了,说导演你们不要这样拍,这边的声音干扰那边的声音,我真的没有办法收音。

我就说,最后用背景音乐盖吧,不然拍不完了。结果还是没拍完。

我连续两部戏拍酒吧、音乐节,大家看得出来我是一个爱玩的人。拍完以后,一两个月我不想去任何夜生活的地方。



刘净和父母,有争吵,有理解



我们是一个比较固定的团队,今年上映的《盛夏未来》《秘密访客》,也都是同一个班底。

导演许肇任,我们认识十几年,从2018年的《结爱》开始合作。

编剧沈洋,是我在北京的室友。《爱很美味》里面,刘净离开银行IT的工作,去开餐馆,寻找自己真正想做的事,这个故事就有他的影子。

他一开始在银行做IT,经常在豆瓣上发表意见。2014年我在拍《催眠大师》,随口说你意见那么多,就来写一次。过了好多年,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想把稳定的工作辞掉。

他说,我好像想做这件事,万一以后真的不行,我自己负责。



陈正道说,如果有下一季,希望大家像见到老朋友一样

有时候看网上对作品的评价,批评拍得不好,我虚心接受,但仍然觉得有不错的地方;口碑特别好,我听得好开心,飘飘然的,但知道有不足。

不卑不亢的话,我的生活就不容易被别人的意见左右。

虽然拍很多爱情片,但我自己不会站CP,我比较在乎角色最后有没有自我成长。

有一集叫“热水”,因为我从小到大最讨厌喝热水。后来从朋友那边听到,大家相信热水,有时候就是想要一点温暖。虽然我还是不喝热水,但好像慢慢理解这件事,就会把这种感悟加入剧本。

创作过程里,剧里的人,剧外的人,都有了一点自我成长,也希望能给大家带来一点温暖。



食物成为人物性格、关系的暗示

大家都说土的片名《爱很美味》,是我起的,中间一度被要求换掉,我又偷偷改回来。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我总觉得爱情跟食物很像。比如我喜欢话多的,会逗我开心的人,就像喜欢香菜一样,说不出为什么。

喜欢这件事,来自于我自己真正的感受,但社会生存的过程,会混淆情感。饿了想吃酸辣粉,我还得考虑这碗酸辣粉跟我的身份匹配吗?吃了之后对我的人生有影响吗?

但真实的感情是错综复杂的,两个人走到一起,地位、家庭合不合,未来的发展怎么样,有非常多的影响因素。

《爱很美味》里,我们没有提到爱的本质是价值匹配、三观一致。我们想相信的是,两个人相爱,信任彼此,然后共同生活。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