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比特币五年走势图(价格暴动下的比特币10年,一条牵动投资者命运的曲线) 中国的比特币矿场都关闭(比特币挖矿形成垄断格局,中国四家巨头公司接管整个行业) 元宇宙科幻(受到各方青睐,最近大火的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以太坊的特点(以太坊狂想者的究极力作:欧洲以太坊Aeternity) 以太坊开会(枪支、财富和上帝:加密信徒们在迈阿密的四天狂欢) 碳中和上游原材料(一家耐火材料企业的碳中和计划:“干掉自己”)

元宇宙和VR(2021年的元宇宙和2015年的VR元年,到底有哪些不一样?)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VR稀饭

元宇宙火了。这股被Facebook带动的风口越吹越大,随着10月底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元宇宙概念进入一个持续的高潮期。

7年后的历史重现,一样的资本躁动,不一样的是什么?

我们首先将镜头往前推:2014年,Facebook以20亿美金收购Oculus VR,同样引爆了国内的创投市场:2015年,国内的VR投资规模直接从2.7亿上升到24亿,翻了8倍。

七年前,搭上VR热度、一飞冲天的明星公司当属暴风科技(后改名为暴风集团)。2015年3月,它正式登陆国内A股市场,就收获了36个涨停板,VR板块是刺激股民追捧的重要概念,这是暴风创始人冯鑫受Oculus被收购启发,一年前刚布局的。

2015年11月,暴风魔镜一体机的发布会上,宣布未来一年要实现的“三个1000万”的目标:推动中国VR用户达到1000万;每月给游戏合作伙伴分成达到1000万;每月给内容合作伙伴分成达到1000万;

回头看,这显然是一个太过于乐观的目标。高歌猛进仅仅一年后,暴风魔镜CEO黄晓杰就需要以连发两封公开信的方式,表示“2017年注定将是VR指数级爆发的一年”,“VR的进化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VR全民化的时代即将来临”。

以急切的心态等待着,等待着VR/AR行业的破圈和爆发,这可能是彼时很多这个行业创业者的内心独白,包括当时作为联合创始人、参与创立VR/AR垂直媒体平台青亭网的我。

翻看过去这个公号上,我写的哪天VR新闻能上科技头条,才能说这个行业爆发了!再看看今天媒体上对元宇宙话题的跟踪报道,有一点“终于等到这一天”的复杂情感。

元宇宙,这样一个更大、更带有未来愿景的趋势性概念,也实现了更大层面上的共震,自然也带动一批坚守在VR/AR领域创业公司的新融资和新机遇。

今年最著名的国内AVR领域的投资案例,当然是字节跳动收购PICO(网传金额达到90亿人民币)。

记得2020年12月底,在我主持的“第四届VR/AR产业创新者峰会”上,Pico创始人兼CEO周宏伟就表示,“VR产品在C端的市场已经由一个尝鲜者的阶段,快速进入到早期消费者的阶段,预期在未来两三年会走进一个大众消费者的阶段。 ”

今年VR设备的出货量也印证了周宏伟的观点。据外媒的消息,Facebook发布的独立头显Oculus Quest 2出货量或已达到1000万量,这也是CEO 马克·扎克伯格认为VR 的生态系统爆发的关键门槛。

当然,扎克伯格还预测:元宇宙可能在未来5到10年内成为主流,元空间将继承移动互联网,这也使得能否拿到“元宇宙的门票”成为热点话题。

资本再度被点燃。国内A股方面,截至目前,已有超过70家上市公司被列入元宇宙概念股;国内网红经济公司“天下秀”因为发表一份提及元宇宙的公开信,导致市值飙升50亿元……


曾经一度在资本市场失宠,主要靠着自我造血,度过了2017、18年的低谷期的VR/AR行业,原本正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忽然,它又被下了一剂猛药。

当然,经过前一轮大浪淘沙的创业公司,肯定也具备了更强的定力和长期主义的精神。

就像字节跳动产品和战略副总裁朱骏对媒体表示的那样:看好VR/AR技术未来在办公、培训、视频、娱乐等各领域的应用,但对特别宏大、非常抽象的概念一向持谨慎态度。内部也要求团队避免使用这类概念,保持脚踏实地的风格开展具体工作。

对我来说也一样,希望未来以观察者的视角,定位于VR/AR垂直媒体和泛科技媒体的中间地带,对这个行业进行长期、持续的输出,让VR/AR产业正在发生的变动得到更好的传播

现在,我想了解和回答的第一个话题就是今天的标题,和2015年VR元年相比,今天这个行业有哪些不一样?

欢迎你的答案!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