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以太坊消耗量(EOS、比特币及以太坊的能耗对比) 比特币五年走势图(价格暴动下的比特币10年,一条牵动投资者命运的曲线) 中国的比特币矿场都关闭(比特币挖矿形成垄断格局,中国四家巨头公司接管整个行业) 元宇宙科幻(受到各方青睐,最近大火的元宇宙到底是什么?) 以太坊的特点(以太坊狂想者的究极力作:欧洲以太坊Aeternity) 以太坊开会(枪支、财富和上帝:加密信徒们在迈阿密的四天狂欢)

fat32和ntfs的区别(暴涨暴跌,三大协会联手“封杀”虚拟货币,警惕NFT成下一个洗钱新宠)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冯忆情

“近期,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活动有所反弹,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扰乱经济金融正常秩序。”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

公告强调,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会员单位不得用虚拟货币为产品和服务定价,不得直接或间接开展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业务。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认为,我国三大重量级协会发布的防范炒作风险公告,断掉了国内居民虚拟币频繁交易的基础设施,对于控制内地居民炒币起到了正向控制作用,“我认为效果立现。”

三大协会联手“封杀”

公告指出,虚拟货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不是真正的货币,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公告强调,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会员单位不得为客户提供虚拟货币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服务;不得接受虚拟货币或将虚拟货币作为支付结算工具;不得开展虚拟货币与人民币及外币的兑换服务;不得开展虚拟货币的储存、托管、抵押等业务;不得发行与虚拟货币相关的金融产品;不得将虚拟货币作为信托、基金等投资的投资标的等。

“虚拟货币不具有法偿性,没有国家信用做背书,不是法币。但是,虚拟币却实质上拥有了交换媒介、记账单位、价值储存的功能(FATFA对虚拟货币的功能概括),成为价值交换的媒介。这些功能足以引起传统金融世界的警觉。”肖飒对此发表评论称。

肖飒认为,虚拟货币与传统金融机构之间似乎是对立关系,实际情况却并不是理论推断。银行、信托、保险、证券、期货、第三方支付也看准了虚拟币的“高风险高收益”,主动或被动给虚拟币交易提供账户或流通的传统金融机构并不少。

近日,中信银行公告称,为保护社会公众的财产权益,防范洗钱风险,即日起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将该行账户用于比特币、莱特币等的交易资金充值及提现、购买及销售相关交易充值码等活动,一经发现,该行有权采取暂停相关账户交易、注销相关账户等措施。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发布公告的是中互金协会、银行业协会、支付清算协会等三大协会,而不是监管机构。

“首先,币圈本身就是灰色产业,没有所谓监管机关;其次,协会是行业自律组织,其公告或声明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具有重要参考意义;再次,协会的公告是打预防针,让公众知悉虚拟币炒作的违法性,如果事态好转,则就此作罢;如果事态恶化,相关硬法就要登场。”肖飒分析道。

公告提醒,消费者要提高风险防范意识,谨防财产和权益损失。虚拟货币无真实价值支撑,价格极易被操纵,相关投机交易活动存在虚假资产风险、经营失败风险、投资炒作风险等多重风险。从我国现有司法实践看,虚拟货币交易合同不受法律保护,投资交易造成的后果和引发的损失由相关方自行承担。

肖飒认为,我国三大重量级协会发布的防范炒作风险公告,断掉了国内居民虚拟币频繁交易的基础设施,对于控制内地居民炒币起到了正向控制作用,“我认为效果立现。”

NFT或成洗钱新宠

事实上,当前加密货币市场最火爆的明星,既不是狗狗币,也不是比特币,而是NFT。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它的关键创新之处在于提供了一种标记原生数字资产所有权的方法,一切有价值的东西皆可上链。

今年以来,NFT市场成交量呈爆发增长状态。以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OpenSea为例,2021年1月,平台交易额接近800万美元,2月份增长到9,000万美元,3月份突破1亿美元。最著名的一起交易就是2021年3月11日,BeepleNFT作品《Everydays》以693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拍卖平台接受了以太币支付,并很快将其转换成了现金。同月,推特CEO将其首条推特作为NFT以250美元的价格成功出售,林肯公园联合主唱将其制作的一段音乐以3万美元的价格成功出售。

“NFT没有统一的定价,易于炒作,而且有概念、新鲜,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区块链本身就是一个热门的行业和话题,数字货币的暴涨使得人们对NFT的价格也有了更多的幻想。”TOP Network联合创始人Noah Wang向时代财经表示。

自NFT出圈以来,因其价格透明、真伪明确、易“运输”等特征,其拍品的溢价令圈内外咋舌。肖飒认为,由于NFT拍品的交易多通过虚拟货币进行,在未来各类NFT拍卖中,将有不法分子利用其高溢价的现状作为洗钱渠道。

在传统金融机构反洗钱的工作中,打击洗钱行为的关键之一是判断交易价格是否合理。由于NFT的兴起时间不长且市场对其前景的估值很高,目前NFT艺术品的拍出价格远超各方心理预期,所以,很难通过其交易价格的规律找到涉嫌洗钱的线索。

至于NFT艺术品流转的交易平台,更是不存在针对性的规定。由于监管层面未授予客观存在的虚拟货币领域以经营牌照,更不会有对实名的要求和对自然人开户的限制,这也为洗钱行为创设了更大的空间。

“NFT将成为下一个法律重灾区,打着新技术旗号的伪创新很快就会复出,叠加之前的艺术品投资、古董投资、股权众筹等概念,骗子们会将某件艺术价值不高的作品通过其上链包装,编造动人的爱情或亲情故事,推高价格,等待韭菜上钩,然后拉锯齿,断崖式下跌,攫取巨额利润。”肖飒称。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