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微信不绑定手机号可以吗?有什么坏处和影响吗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环保项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机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创始元灵比宇宙还早吗(比创始元灵还早的神)

查看nft资产(NFT资产开辟新加坡市场,看国外如何部署虚拟资产领域)

新华财经新加坡12月2日电(记者李晓渝)11月初,新加坡首届大型非同质代币(NFT)艺术展由Beeple主办安迪·沃霍尔展出了大约30幅数字和加密艺术家的作品。此次艺术展不仅吸引了新加坡主流媒体再次报道NFT,也让新加坡的虚拟资产领域更受市场关注。

面对NFT等新兴业务和概念的崛起,以及证券代币发行(STO)和数字支付代币等原始业务的不断发展,新加坡在虚拟资产领域的监管部署也在加快。不过,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通过在新加坡发放正式许可证来加强监管,实际上可以使行业更加规范,无形中提高相关业务的可信度,从而促进虚拟资产市场的发展。


虚拟资产正在演变,星展银行构建加密的资产门户

NFT是今年新加坡舆论的热点之一。今年3月,Beeple创作了一幅巨大的拼贴画《每一天:前5000天》以NFT形式交易的买家据说是在新加坡定居的印度企业家区块链。6月,新加坡区块链企业zilliqa和运动员商业版权代理机构Polarissports联合发布了NFT足球明星系列。今年9月,一个新加坡团队在推出一系列与NFT相关的在线数字交易卡后,仅一个多小时就赚了近140万新元(约合653万元人民币)。

元宇宙新加坡最近也出现了这种情况。BuzzAR,当地的元宇宙概念启动公司,在今年九月完成了630000美元的融资,并在十一月在中国香港的一个游戏工作室BoeStudioLimo下收购了VR烹饪游戏。据当地媒体报道,BuzzAR明确了战略重点,即加快他对元宇宙在亚太地区的愿景。完成游戏收购后,公司将保留游戏名称和平台,游戏团队将协助BuzzAR共同开发元宇宙从亚太地区到世界的游戏业务。BuzzAR的中期计划是再收购5-8款独立游戏和IP,在元宇宙的生态系统中形成一个完整的内容组合,即网络游戏、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将用户生成的内容、数字双胞胎和社交网络结合起来,成为亚太地区这项业务的先驱之一。

新加坡虚拟资产领域的现有业务继续发展。11月11日,新加坡星展银行集团表示,其基于星展银行数字交换(DdeX)的数字资产生态系统自8月进入24小时运营以来,业务发展势头强劲。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交易所的交易量比今年前八个月的总交易量高出40%。目前,星展数字交易所的企业和机构客户包括银行和金融机构中央银行以及其他数字资产交换。其他数字资产交易所可以通过参与DBS数字交易所,与大量在可信平台上交易的做市商充分联系;他们也可以从星展集团受益于更广泛的数字资产生态系统的相关优势,例如使用星展银行的应用程序接口(API)解决方案为客户提供顺畅的收款和支付服务,或使用星展银行的数字资产托管服务。截至今年11月,DBSdigitalexchange已经吸引了500多家客户。此外,今年6月,星展数字交易所还首次发行了证券代币,发行了总值1500万新元(约合7003.57万元人民币)的数字债券。债券期限为六个月,票面利率为每年0.6%。

通过发展DBS数字交换,DBS集团正雄心勃勃地建设一个整体生态系统。这家新加坡本地银行企业正在为客户打开新兴加密货币和更多虚拟资产市场的大门,在其受监管的银行环境中为整个虚拟资产价值链提供服务,并帮助新加坡将自己打造成虚拟资产业务中心。新加坡其他两家主要的本地银行也拒绝让星展银行集团专注于美国业务。据当地媒体报道,11月初,大华银行表示,该行与新加坡的数字资产平台marketnode和数字证券交易所addx达成战略联盟,以促进数字资产的合法化。华侨银行他还表示,该行管理层正在关注加密货币,并注意到该地区市场的许多新发展,希望在其中发挥作用。

addx等非传统金融机构的背景金融技术企业也经常在虚拟资产领域采取行动。以addx为例,这家数字证券交易所(以前称为istox)采用了分布式账本技术(DLT)等新技术,可以帮助更多投资者以比传统金融机构更低的成本获得无法获得的投资机会。今年5月,它和银河联昌联合推出了1.5亿新元(约合7.29亿元人民币)的数字商业票据计划9月,瑞士合众集团管理的一只私募股权基金完成了代币化合作伙伴小组它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允许自己管理的基金被标记化的大型私募股权公司;11月,addx将淡马锡其seatown私人信贷基金的代币化将其最低投资门槛从500万美元降至2万美元。

监管部门加快了审批,加密货币相关业务也得到了批准和许可

新加坡政府最近加快了虚拟资产领域的监管部署。DBS集团的证券业务平台DBSVickers和澳大利亚加密货币交易所independentreserve在10月初获得一等奖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颁发正式的数字支付令牌服务许可证。自2020年1月以来《支付服务法令》生效后,新加坡本地加密货币交易平台长期“无照经营”的过渡状态终于结束。

加密货币被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称为数字支付代币。星展银行集团表示,星展唯高达将支持基金经理和企业通过星展银行数字交易所进行数字支付代币交易。由于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数字代币投资,DBSdigitalexchange的客户数量将翻一番,达到1000家,并在未来三年以20-30%的速度增长。独立储备银行表示,将向散户和机构投资者提供加密货币交易服务。目前,该公司已从澳大利亚扩展到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拥有超过250000名客户。

11月中旬,新加坡加密货币平台coinhako宣布,该平台已获得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原则批准,并可以《支付服务法令》它已成为新加坡主要的本地支付机构之一,并提供数字支付代币服务。Coinhako是新加坡第一个获得此批准的非银行加密货币交易平台。该公司表示,正在积极处理金管局设定的条件,以确保其符合金管局的规定和要求,并努力正式获得主要支付机构的许可证。在未来几年里,coinhako将进一步扩大其在新加坡的业务范围,并探索更多的亚洲市场。其目标是成为新加坡乃至亚洲的顶级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11月底,新加坡加密货币支付服务提供商triplea还获得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颁发的数字支付令牌服务许可证。该公司目前为全球600家商户提供服务。凭借新的许可证,triplea计划在明年年底前将其客户网络扩展到全球5万家商户。需要注意的是,除了提供加密货币支付服务外,该公司还拥有一个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在这些公司拥有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业务之前,新加坡数字支付服务提供商fomopay于今年9月获得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颁发的首个数字支付代币服务许可证,并已具备提供以下服务的资格:中央银行数字货币虚拟货币包括数字支付令牌服务,方便消费者在更多应用场景中使用加密货币进行支付。

此外新加坡交易所(SGX)还于11月初宣布,将首次向新加坡数字资产托管人propine颁发iedge比特币指数许可证。新加坡证券交易所表示之所以开展合作是因为,随着市场对指数挂钩的兴趣被动投资随着兴趣的增加,投资者以低成本和高效的方式参与新兴和大型投资主题的需求也越来越大。Propine是新加坡第一家获得资本市场服务许可证的数字资产托管人。该公司还向机构客户提供比特币ETF服务。

审慎严格监管,推动虚拟资产管理持续规范化

就虚拟资产领域而言,新加坡尚未明确披露其对NFT和元宇宙等新兴服务类型或概念的监管态度,但从其对加密货币、证券代币发行和其他相关业务的一贯态度来看,今后也可能谨慎地进行严格监督,而不是直接制止。

目前,新加坡对加密货币市场实行严格而灵活的监管,以确保这种金融技术创新将继续发展,而不会危及国家金融体系和投资者的利益。

新加坡国立大学客座教授、新加坡李白金融研究所所长、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前所长白士泮此前告诉记者,新加坡政府对金融技术采取了相对开放和创新的基本态度,但“这并不意味着宽恕或完全忽视”它可能带来的伤害。新加坡议会通过《支付服务法令》明确规定对与数字支付代币或代币相关的活动进行监管。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局长孟文·能曾说,金管局选择不直接监管加密货币(孟文可以说这是一个比加密货币和加密资产更常见的术语),但将密切关注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活动,同时确保创新不会被扼杀,评估这些活动带来的不同类型的风险,并考虑适当的监管回应措施。他表示,金管局在加密代币领域监测的主要风险来自金融稳定、洗钱、投资者保护和市场运作等领域。

新加坡负责金管局的事务高级部长社会政策协调部长尚达曼今年4月,该机构表示,金管局对这两种常见的虚拟资产采取了不同的监管方法,以应对它们带来的不同风险。这两种类型的虚拟资产是可用于比特币等支付目的的加密货币,以及股票和债券等传统证券的数字代表证券代币。

首先,加密货币波动性很大,因为它们的价值通常独立于任何经济基本面。因此,作为投资产品,其风险较高,不适合个人投资者。因此,金管局发布了大量消费者建议,提醒公众交易此类产品的风险。然而,与股票和债券等传统证券相比,新加坡的加密货币市场仍然很小。2020年,比特币、以太坊和瑞波币以新加坡元报价的三种主要加密货币的峰值日交易量之和仅为新加坡证券交易所证券平均日交易量的2%。通过金融机构交易的加密货币衍生品的总交易量不到新加坡证券交易所衍生品交易量的1%。加密货币占金管局监管的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总资产不到0.01%。加密货币基金也无权出售给个人投资者。

根据《支付服务法令》,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将监管作为数字支付代币服务提供商提供加密货币交易的交易所。鉴于其规模有限,这些实体的监管主要是为了应对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风险。不过,该法案还授权金管局根据需要对数字支付代币服务提供商采取额外措施。

第二,对于证券代币,它们与新加坡的传统证券受相同的证券相关监管。因此,新加坡政府是基于《证券和期货法》监督开展证券代币交易的交易平台。这些交易平台必须遵守与任何其他证券交易所相同的规则,尤其是在公平、有序和透明的交易方面。尚达曼当时表示,新加坡证券代币市场的规模也很小。停留《证券和期货法》在金管局监管的60多家认可市场运营商中,只有三家提供证券代币交易服务,交易量非常小。认可市场经营者不得向个人投资者提供此类产品。

尚达曼还补充说,为了应对与加密货币相关的洗钱和恐怖融资风险,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从三个方面采取了措施。首先,作为提供加密货币相关服务的实体,数字支付代币服务提供商需要获得金管局的许可,遵守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要求,如客户尽职调查和交易监控义务,并向新加坡警察局商务局提交可疑交易报告。第二,金管局加强了对加密货币行业的监管,以识别可疑网络和高风险活动,供进一步监管审查。第三,金管局和警务处商务局将继续通过咨询和公众教育,提高公众对投资数码支付代币风险的认识。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业大数据分析中心副主任兼商学院副教授庞严告诉记者,新加坡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区块链创新和数字加密市场之一。政府对区块链、加密货币等新兴事物相对宽容,也及时出台了相应的积极监管政策,鼓励创新。与其他国家的人相比,新加坡的普通人对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了解越来越多。由于全球加密货币市场非常不成熟且风险很大,新加坡政府不鼓励普通个人投资者进入加密货币市场。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他们需要自己分析和承担风险,并遵守政府对加密货币市场的相关规定。一般来说,加密货币市场是一个新生事物。无论是新加坡政府、个人投资者还是机构投资者都处于快速学习的过程中。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战略与政策系教授高级经理工商管理硕士学术总监傅强在接受记者书面采访时表示,目前全球虚拟资产监管框架仍处于探索阶段,尚未形成统一的模式。应该说,新加坡仍在采取轻描淡写的监管方式,并试图进一步规范虚拟资产的运营。

对于虚拟资产,市场应该以更理性的态度观察和讨论它们,而不是以“庞氏骗局”的名义用棍子杀死它们。傅强表示,虚拟资产中确实不乏空头支票,以及各种低俗的概念炒作。但需要指出的是,虚拟资产的概念正在被市场更广泛地接受,技术基础设施在不断完善,其生态也在不断扩大,各种机构也在以各种方式参与其生态发展。特别是在当前超宽松的货币环境下,“资产短缺”现象在世界各地普遍存在,一些虚拟资产也有其吸引力。因此,他认为应该从动态的角度来看待虚拟资产。“这个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将有一个长期的发展、竞争甚至重组的过程。”

声明:新华财经是新华社签约的全国性金融信息平台。无论如何,本平台发布的信息不构成投资建议。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