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微信不绑定手机号可以吗?有什么坏处和影响吗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环保项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机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创始元灵比宇宙还早吗(比创始元灵还早的神)

碳中和的计算方式(碳中和如何计算)


作为国内知名的智慧城市专家,今年以来,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工业与规划研究所总工程师高艳丽清晰地感受到了“碳中和”的数字机遇。

一方面,中国努力实现2030的碳达峰和2060的碳中和。“双碳”的目标是推动产业结构调整,要求清洁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提高;这就是数字经济所擅长的——通过重塑产业结构、提高运营效率、实现数字治理、绿色能源和城市基础设施的智能化改造。

数字碳中和是一个新名词和热点。在国家“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中,碳中和路线图清晰,数字经济、新能源、创新等要素被视为实现碳中和目标的关键支柱。

9月7日,首届中国数字碳中和高峰论坛,来自全国数字领域和碳中和领域的专家齐聚成都,讨论碳达峰和碳中和如何推动新技术进步,借助数字化引领新的发展模式,带来深入广泛的经济社会变革。

从宏观上看,发展数字碳中和可以迫使城市调整产业结构,增加清洁能源的使用,加快经济转型和高质量发展的步伐;对于企业和居民等微观群体来说,生产和生活也将发生颠覆性的变化。

这是数字碳中和的最佳发展时期。


“数字碳中和”风口,城市新机遇

城市容纳了全球50%~60%的人口,但消耗了约70%的能源在首届中国数字碳中和高峰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云计算技术专家王坚在演讲中引用了一组数据。

他强调,在实现“碳中和”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关注清洁能源的使用,必须关注城市的主体作用——在城市资源利用效率大大提高的情况下,城市人均资源消耗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达到碳中和,城市仍然大大改善人们的生活水平。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总书记出访的许多地方,都把重点放在了环境保护和生态上。在其背后,它也揭示了城市作为生活和生产主体的责任。

城市是中国气候行动的主要战场之一。到2025年,中国城市化率将接近65%;预计到2050年将达到80%。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城市转型面临着摆脱化石燃料快速增长、向碳中和转变和高质量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

数字碳中和被许多专家视为城市低碳绿色发展的新途径。

例如,在王坚看来,当务之急是尽快实现城市数字化,包括通过数字技术改变不合理配置造成的能源浪费。

这不难理解。浙江浙大中控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首席专家杨永耀告诉红星新闻,目前,随着数字技术的应用,杭州东站每小时平均旅客吞吐量增加了22.6%,出租车每小时平均吞吐量增加了22.8%,乘客的平均等待时间缩短了28分钟——在数字优化的背后,这不仅是普通人出行的便利,而且从宏观角度来看,也是城市碳减排的可持续路径。

然而,城市也必须意识到,在数字碳中和技术发展之后,能源转型等行业也将面临新的挑战,管理将比过去更加复杂。

例如,中国工程院院士杜祥琬提到了一个小案例:当电力系统和能源系统中有更多的元件时,元件将主要通过数据连接。这对政府提出了新的要求——不仅要理解数据,还要提高数据的水平和能力。

杜祥琬指出,政府一方面应制定政策,确保企业之间的良好协调与合作,如如何逐步降低传统电力和传统能源的比例,另一方面应逐步增加新能源。“政策方向应明确,不给社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当然,从长远来看,清洁能源是实现“碳中和”目标的一个重要命题。去年年底,秘书长发表了一段题为《继往开来,开启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新征程》据宣布,到203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将占一次能源消费的25%,其中风能和太阳能装机容量将超过12亿千瓦。

这对国家产业布局提出了新的挑战。

在会上,杜祥琬提出了一个新想法:“让数据中心建在西方”。在他看来,中国西部拥有丰富的太阳能和风能。在大数据的发展过程中,最好将这些行业西移,在当地使用太阳能、风能等非化石能源,而不是将能源一路东移。

对于城市来说,“数字碳中和”风口是一个新的机遇。

企业视角:大规模扩张的窗口期

目前,全球碳排放主要来自工业、交通、建筑和it行业。这些高耗能领域的脱碳需要数字化的帮助。

例如,在数字经济驱动的低碳转型新飞跃分论坛上,中国移动(成都)产业研究院总经理刘耕,提到“低碳机房”的概念,核心是通过使用新技术和新材料、提高PA效率、芯片集成和液体冷却来降低5g基站设备的功耗。

“低碳机房”背后是5g建设面临的“三三重”挑战——5g单站功耗是4G的三倍,5g网络站点密度是4G的三倍,5g建设成本是4G的三倍。据报道,该系统预计每年可节省2000多万千瓦时,相当于减少22000吨二氧化碳排放量。

5g小切口体现了企业的大视角。事实上,该行业的许多企业正在认识到数字脱碳的关键——数字技术促进了绿色精益工业生产模式、工业能源管理的绿色智能以及绿色高效的资源循环。目前仍处于大规模扩张的窗口期,发展潜力巨大。


随着越来越多的数字碳中和方案的出现,它涉及的不是单个企业,而是由数万家企业组成的数字经济产业。

例如,除了智能交通场景外,浙江大学中央控制中心还在水资源管理、防涝等场景中进行更多的新尝试。杨永耀表示,数字碳中和是可再生能源、低碳住宅、生态走廊、低碳交通、新能源设施和资源回收等诸多领域的“蓝海”。

视觉科技集团零碳业务总经理、视觉智能副总裁孙捷表示,“双碳”目标提出后,企事业单位和政府对零碳需求强烈,这一强劲需求也将推动整个数字碳中和行业的发展。例如,企业需要准确实时地了解碳排放量,设定目标并持续跟踪,购买绿色电力或绿色证书,完成“零碳闭环”——一系列技术难题,为企业发展提供方向,在物联网、数字化领域实现突破。

数字监管和市场化也在进行中。7月16日,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正式启动交易。

回顾过去一个月的表现,四川联合环境交易所董事长何锦峰指出,从市场层面来看,企业真正开展碳交易的动力不足,“由于目前的配额还比较宽松,企业可以轻松完成任务,没有买卖需求”。其次,未来随着政府碳配额的收紧,企业的碳交易需求将受到刺激。

“根据2060碳中和目标,许多企业开始计划进行碳管理。”孙捷预测,中国将很快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碳管理市场。

个人绿色价值,下一片蓝海

“目前,国家的碳减排任务主要是基于生产方面,但事实上,消费方面的碳排放增长非常快,占碳排放总量的近一半。”中国环保联合会绿色循环普惠专委会秘书长、北京绿色普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蒋南青在谈到“碳中和”目标的实现时说。

她认为,迫切需要实现国家行动的环境治理体系,以及实现这一体系的途径,包括通过数字手段帮助减少消费端的碳排放,“我们应该从消费端进一步减少碳排放,从供给端强制减少碳排放,从而实现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路径图”。例如,在交通领域,过去减少碳排放的方式往往集中在生产制造领域,但能耗相对固定,在使用阶段甚至废物阶段也需要低碳理念的管理和治理。

蒋南青提到,目前中国的碳减排基础设施主要集中在生产端。其次,为了将普通人融入低碳体系,碳包容机制需要制定和建立统一公民绿色行为的碳减排新量化标准,确保不同参与者实施相同的绿色行为,获得同样的减排和激励措施,真正实现公平、公正、开放的绿色生活方式的激励。


王勤摄成都芦湖水城

事实上,在数字经济工具的帮助下,“碳中和”的概念正在深刻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数字生活引领着绿色低碳的新潮流。

蚂蚁森林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企业推出的这个软件可以通过步行、地铁出行、在线水电支付、在线购票等行为获取“绿色能源”。这些能量可以用于种植虚拟树木,最终成为现实中的植树。

“我们将重点关注碳中和过程中主要行业的数字机遇和应用场景,使项目不仅可以获得投资,还可以获得技术支持和产业资源的协调。”蚂蚁集团社会福利与绿色发展集团总裁彭翼捷提到,在蚂蚁集团开始制定碳中和路线之前,公司咨询了多家专业机构和专家,我们发现在推广碳中和方面存在一些共同的困难,如碳中和全过程管理的效率和科学性,碳减排的真实可追溯性等,数字碳中和的发展也被引入区块链行业。

蒋南青认为,量化个人绿色价值可能成为下一个“蓝海”。

她指出,中国已经开始关注垃圾分类,并提出建立无垃圾城市,但要实现“双碳”目标,我们仍需要建立完善的商业模式。

“碳是吸引投资的核心资源。所有回收、再生和减排都需要首先阐明和探索碳的价值。”蒋南青指出,以前的风能、太阳能等资源一直受到资本市场的关注,形成了投资的蓝海。在“双碳”的背景下,新的商机正在诞生,更多企业的参与将有助于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碳包容性绿色市场。

红星新闻记者邹悦

柴畅编辑

(下载红星新闻,有报道材料奖!)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