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比特币ATM机(从便利店到药店 美国每周新装数百台比特币自动取款机) 有哪些碳中和基金(基金定投:又有ETF新品!七大基金上报,生物育种VS碳中和ETF?) 区块链比特币行情(美股异动|区块链概念股大幅走低 最大稳定币不再稳定 比特币跌破28000) 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提出重要举措(双碳低碳绿色校园碳中和碳达峰能耗平台建设解决方案(附PPT)) 比原链和比特币什么关系(脱钩!比特币不再跟随美股) 火电企业碳达峰碳中和(“碳达峰”“碳中和”促进能源行业革命)

区块链虚拟币为什么火(区块链和虚拟币全部都是骗局)

第四百八十九时期2021/05/22


硬币圈的财富总是来得快去得快。经过几个月的快速发展,虚拟货币最近全面崩溃,比特币的价格也上了过山车,一度跌至3万美元左右,然后又回到4万美元,并在5月21日晚再次暴跌。

与此同时,许多虚拟货币交易所再次面临无法进行交易操作的风险,5.9万名投资者面临风险,每天蒸发442亿元。在这最黑暗的“大屠杀”时刻,杠杆基金参与货币投机所带来的风险暴露了出来。在市场的巨大冲击下,多头损失惨重,空头仓位也随之破裂。

新手投机者的财富梦想破灭了,一段时间内有许多人在哭泣、维权和索赔。各种“抱团取暖”维权团体十分活跃。毕竟,在货币圈中,交易者有100种方式来收获“韭菜”,交易者操纵货币价格,服务器下降以限制交易。。。投资者不会掉进这个坑里,他们会掉进那个坑里。

相比之下,资深投机者则更为冷静。飙升和暴跌早已司空见惯。他们一次又一次地与“死神”擦肩而过。他们玩的是心跳和速度。他们喜欢逃离交易员的100种“死亡方法”,在钢丝上跳舞,在俄罗斯轮盘赌中躲避子弹。最后,他们不会忘记叹息“它比毒品更容易上瘾”。

如果你仍然对爆炸感到震惊这只意味着你还没有看到虚拟货币的本质

“我心悸不止。”虚拟货币微博bigV在恢复交易时表示。19日晚,多家虚拟货币交易所集体“断线”,在24小时内蒸发掉442亿元人民币。


拔掉网线是货币圈的绰号,因为虚拟货币交易所是“幽灵般”的,不能进行交易。在货币圈交易者看来,“狗村”永远是“狗村”,韭菜不能和交易者玩。

“我真的损失了100万美元。安元只是抄底赚了一些钱。否则,我现在就可以拿回我的钱了。”大V很害怕,但他后悔自己在风险控制方面做得很好,并预计市场会出现持仓爆炸,但他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到来。他是19日晚上来的,这种势头超出了想象。

“幸运的是,我跌倒的时候没有增加仓位,否则我会在28000~30000的仓位上被合同压下。我损失了1200万枚火币,只剩下550万元。如果我不停止损失,我可能一无所有。”在他看来,持有550万元人民币是一笔巨大的不幸财富。

19日,虚拟货币市场暴跌,多头仓位破裂,导致进一步抛售和践踏,期货合约市场血流成河。根据coin数据,24小时内共有59万人持仓,金额442亿元。最大的一次发生在霍比BTC,价值4.3亿元。

在货币圈的二级市场中,头寸爆炸现象时有发生。这种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如果你仍然对这种事情感到震惊,那只能说明你还没有看到虚拟货币兑换或银行的本质。那些在网上流传的因仓库爆炸而哭泣的视频可能很久以前就有了。

投资者小李说。尽管这种事时有发生,小李也尝到了硬币圈的甜头。在他进入货币圈的第一天,他通过做空100美元成功地获得了978美元,一夜收益率接近他2015年至2020年六年股市回报的总和。

“难怪货币圈对年轻人如此有吸引力。一天的交易量超过了几年来股票账户的交易量。同时,它可以经历10~100倍的杠杆作用和一分钟的仓位爆炸。”小李说,,在十倍杠杆的前提下,当市场不利时,只要上升或下降10%,头寸就会破裂。只要在上升过程中比特币略微回调1%~2%,以50~100倍的资本杠杆追逐比特币的散户投资者就会触发头寸爆破

记者了解到,杠杆交易实际上是一种将本金放大几倍,以小资金进行大投资的赌博行为。如果投资者看涨一种货币,他们可以手头资金金额*杠杆倍数从虚拟货币交易所借钱(指美元和其他被视为稳定货币的货币),买入看涨货币时,无论后期货币涨跌,借入的资金都应返还交易所。在借钱之前,投资者需要在交易所支付一定的保证金,以避免投资者的经营损失和缺乏资金偿还其账户。

如果投资者看跌一种货币,他们可以手头资金金额*杠杆倍数从虚拟货币交易所借入货币,然后卖掉它。无论未来借入的货币是涨是跌,投资者都应该在借入货币之前注入保证金,以免没有钱偿还。

据了解,投资者可以在不同的交易所和货币中进行不同的杠杆倍数,贷款中规定的“利息”也不同。此外,投资者可以选择全仓或逐仓交易。全头寸交易意味着投资者可以在一个账户中进行多种货币的杠杆交易。如果一种货币崩溃,其他货币也会崩溃;逐头寸交易是指投资者将其资金分成若干部分进行杠杆交易,头寸爆炸不会相互影响。同时,不同的虚拟货币交易所也规定了不同的保证金。

以霍币交易所为例,全仓交易员可以三重杠杆操作BTC/usdt,eth/usdt也可以三重杠杆操作;一个仓位一个仓位的交易员可以利用5倍的杠杆。

尽管大多数打破仓位的人都是看涨的,但也有人在乾安买入的10倍小杠杆卖空合约中打破了仓位。”小李感叹道,在大盘大起大落的情况下,无论是多头还是短头,都有被抛售的风险。

“昨天(19日),当几种货币下跌超过20%时,低杠杆率仍然受到影响。“作为一名资深韭菜专家,小李对此有着深刻的理解,”他告诉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汇兑情况来看,各地不少投机者都遭受了惨重损失。在合约方面,当本轮市场暴跌时,许多货币的双重杠杆头寸也随之破裂。一些投机者在defi上的贷款也已被清算,这些贷款无法完全计算在内。

Defi是一个由智能合约自动执行的分散应用程序。Maker、compound和AAVE在defi贷款平台中排名前列,其主要业务为抵押贷款。为了防范风险,defi贷款平台将设定抵押贷款利率和清算阈值。

例如,在复合物和AAVE上,eth的最大抵押率为75%,即当抵押价值为100美元的eth抵押给复合物或AAVE时,可以借出其他最大价值为75美元的虚拟货币资产;一旦达到清算阈值,系统将出售抵押资产以偿还债务。

这与现实生活中的银行贷款类似。小李告诉记者,如果你不能偿还银行的贷款,银行将拍卖你的房屋和汽车等抵押贷款,并用拍卖的钱偿还你的债务。defi贷款平台也是如此。如果您无法偿还,平台将出售您的抵押虚拟货币资产以偿还债务。

上述市场人士指出,虚拟货币资产价格波动剧烈。许多人没有时间增加资产抵押,继续“游戏”。结果只能是清算

期货市场前景黯淡。现货市场怎么样?在这轮虚拟货币崩盘中,声称自己没有参与合约的投资者张宁(化名)表示,他的现货损失了数十万美元。虽然他也被淘汰了,但与损失数百万元的投资者相比,他在这一轮“大屠杀”中确实是一名幸存者。

此次崩盘并没有让张宁对货币圈内的争斗感到紧张。相反,在他看来,比特币正处于牛市。他笑着说,难怪“韭菜”上下追逐,被机构收割。理性地看待市场,这股卖空和放飞的浪潮确实存在。

但与股市相比,张宁建议“小白”不要轻易进入货币圈。有数百种“死亡方法”,它们比毒品更容易上瘾。

众所周知,药物成瘾的根源在于多巴胺,而刺激货币周期起伏的因素就在于这种物质。事实上,对于在货币圈中徘徊于“突然富裕”和“突然消极”之间的投机者来说,货币投机更像是一种赌博,而多巴胺,一种神经递质,是人们“痴迷”和上瘾的关键。

像赌博这样的赌博和投资活动会在人脑中分泌大量多巴胺。正是这些神经物质使投机者等赌徒在输赢的过程中全神贯注,同时也使当时的兴奋和快感高涨。

根据大数据调查,一般的笑话会导致30%的多巴胺分泌,70%的美味食物会导致多巴胺分泌。服用甲基苯丙胺可立即使多巴胺分泌量超过500%至1000%,而赌博和类似赌博的投资活动则可轻易超过500%至1000%。由此可见,赌博的沉迷和兴奋不亚于吸毒。

在这一轮暴跌之后,业内很多人提醒普通消费者要注意规避风险,避免运气带来的最终资本损失。

哥本哈根大学电子市场中心研究员韩海庭公开表示,虚拟货币作为一种不成熟资产,其价格波动非常正常;特别是,虚拟货币没有真正的价值锚,其价格波动完全取决于市场投机者的投机行为和投资者的信心。目前,V的恶意操作,市场流量大,加大了监管政策的风险,价格的暴涨暴跌不言而喻。

然而,韩海庭认为,面对强有力的监管,短期热度可能会下降,但当没有新的投机工具时,虚拟货币市场将一次又一次地制造新的虚假繁荣。

不赔不赚ICO项目利用经济衰退来吸引人们

当二级市场遭遇仓位爆炸,无数投资者失去资金时,一级市场的项目方都在狂欢。

“现在最好的出路是参与一级市场购买新硬币。”方小王,一个虚拟货币项目,热情地向记者描述了他作为投资者想象的项目蓝图。根据他的解释,他的项目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线下市场在全国各地蓬勃发展,各大团队都在抢占摊位。

“整个市场都在下跌,追底的人越来越少。你感到慌乱吗?来找我吧。一级市场参与新货币认购是最稳定的。”如果不是因为屏幕,小王是如此的真诚,他甚至想和投资者握手。

小王进入虚拟货币市场也是一个意外。他在股票推荐老师的领导下“误入歧途”,股票投机集团变成了货币投机集团。在被10多万人欺骗后,初出茅庐的小王决定深入研究虚拟货币行业。

“当时,当我玩杠杆合约时,我的老师非常认真地教我。现货交易、杠杆合约和对冲交易是我游戏的其余部分。人们来告诉你不要碰它们。你可以在初级市场赚钱。”

小王“老师”给了记者六种投资策略:不玩合约;长期持有板块领先的硬币;敢于早期启动优质项目;手术不频繁;不要投资那些影响你生活的钱;保留本金,让利润运转。

小王介绍表示,如果你想申请他手中项目的新货币,你需要先获得会员资格,并向记者介绍成为会员的方式。

记者注意到,,该方法的最终目的是,项目方将未达成一致意见的虚拟货币兑换为投资者达成一致意见的虚拟货币。

以小王的项目为例:

投资者需要一次性汇入一定数额的usdt(虚拟货币中称为“稳定货币”的货币)才能成为会员并获得新货币。转入后,如果认购总额超过1200万美元,则以“总美元/1600万美元”为单位提供新货币;如果认购总额低于1200万美元,则将以“0.75美元”为单位提供新货币,并提供新硬币。也就是说,在一定数量的基础上,如果低于这个数量,新硬币将以“0.75USDT”为单位发行。如果高于此数量,订阅越多,交付越多。

小王告诉记者,目前已有近900人参与该项目,总认购额超过400万美元。

那么,一级市场真的像小王描述的那样美丽吗?记者从调查中了解到,虚拟货币ICO项目在中国早已被禁止,许多项目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随着资金浪潮而流失。项目方通过设计高高的白皮书和寻找不存在的名人平台来实现推广和排水的目的。

当投资者将达成共识的虚拟货币转换为这些没有达成共识的虚拟货币时,新货币的大部分价格趋势是先小幅上涨,然后快速下跌,然后急剧下跌。此时,投资者手中的新货币将成为“零货币”。

虚拟货币交易如何绕过外汇监管?美元被usdt取代

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一位资深人士告诉记者,在虚拟货币中,主导国家的玩家主要是20世纪90年代后甚至90年代后的Z时代的玩家。他们很年轻,有些人已经身价超过1亿美元,但大多数人都梦想着被虐待和陷害。他们成了炮灰,仍不愿一个接一个地前进。

一般来说,进入货币圈是被互联网创造财富的神话所吸引。郑戈就是其中之一。他在2014年联系了比特币。他一直想找份兼职工作。当他听说采矿业赚钱时,他联系了采矿业的比特币。

2017年后,比特币几十次的崛起激发了更多人的想象力,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准备搬家。在“四月脸书”眼中,比特币以前只是一个传奇。真正让人兴奋的是,毕业于985学校计算机系的雪芭曾经以数万月薪购买了比特币和以太坊,并留下了外卖的钱。在“励志哥”的影响下,他“不甘落后”,也跑进了赛场。

更何况,人们眼中的“大人物”只是跳上了投币圈的船。一位从事全球航运的香港人,在再次与记者联系时,已经在货币圈徘徊了好几年。他没有错过过去的原因是他接触了区块链。

进入硬币圈后,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个与日常社会完全不同的世界。上述虚拟货币交易所的高级人员《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在过去的十年里,投币圈一直在闪烁。

从下载虚拟货币兑换应用程序的那一刻起,许多人的生活开始改变。firemoney、currency、OKEx等APP下载后也需要逐步填写信息,实名,但不一定直接绑定到银行卡,类似购物平台可选支付宝或微信支付。

问题在于虚拟货币是以美元计价的。它们可以用美元交易吗?与一般认识不同,,要进入虚拟货币交易所进行交易,不是兑换美元,而是兑换一种称为usdt的代币。这意味着它可以取代美元成为外汇市场上的国际货币。使用usdt,您可以购买各种虚拟货币,或出售虚拟货币以获得usdt,然后将其转换为任何法定货币。

何必费心转身呢?其核心是,通过这种方式,交易员可以避免在兑换美元时受到监管控制。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货币圈已经完全建立了独立的生态。

在这个生态系统中,usdt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什么是usdt?Usdt,又称泰达币,原则上换算为1:1美元。泰达币在虚拟货币市场得到广泛认可,因此她可以流通。在虚拟货币交易员眼中,她是一种相对美元稳定的货币。

据国内律师分析,将法定货币兑换成美元将受到外汇监管,但兑换usdt不构成非法外汇交易罪。

对于虚拟货币交易,进入交易所后的第一个关键环节是更改usdt。这一步不是虚拟货币投资,而是用普通货币兑换投资。

使用usdt购买比特币、狗币和其他虚拟货币被视为正式进入投资交易阶段。后续交易机制与股票交易机制有些相似。

对于比特币,你不能一个接一个地购买。采购数量的起点可以是0.001,有些交易所甚至更小。

根据上述逻辑,在出售比特币和其他虚拟货币后,您还可以获得usdt,可以用法定货币代替usdt提取现金。

在交易方式上,虚拟货币交易可以是现货交易,也可以是期货合约交易。后者是杠杆交易,但存在强制清算的风险,即保证金被系统强制转移,因此资本损失的风险更大。这也是许多交易者得到血腥教训的地方。

高压下的断卡动作虚拟货币交易难以实现

货币圈一位资深人士告诉记者,现在主要交易所的“取款”(即将虚拟货币出售为法定货币)主要通过C2C实现,即买方直接将资金转移到卖方的收款银行账户。一旦买方资金来源出现问题,如涉嫌欺诈和洗钱,卖方的收款银行账户将被冻结。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交易所将不承担任何责任,所有的风险都需要涉及,他是自负的。

在上述投币圈的资深人士看来,这真的成了一场“信仰充值”的游戏。一旦你花钱购买虚拟货币参与货币投机,除非你赔钱,否则实际上很难转换成法定货币。

许多受访者认为,“破卡行动”的高压叠加了三大协会的风险提示,或成为压垮比特币牛市的“最后一根稻草”。

"不管是小交易所还是大交易所,都有逃走的风险。”一些投资者告诉记者,在二级市场交易时,他们听说过对账户资金进出、账户冻结和资产消失的限制。

2020年12月,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依法严厉打击惩戒治理非法买卖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活动的通告》,以"零容忍"的态度打击非法买卖"两卡"的违法犯罪活动,进一步加强行业监管,在全国范围内严惩"两卡"犯罪分子,深入推进"破卡"行动,,全力切断非法买卖“两张牌”的黑灰色产业链

5月18日,为进一步落实央行等部门发布的措施《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为防范虚拟货币交易中的投机风险,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了有关事项公告: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成员单位不得使用虚拟货币为产品和服务定价,不得承保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保险业务,不得将虚拟货币纳入保险责任范围,不得直接或间接向客户提供与虚拟货币相关的其他服务货币。

除了难以实现之外,货币投机者还经常面临外汇“停工期”。也就是说,一旦虚拟货币的价格由于参与交易的人数激增而大幅涨跌,各大交易所的服务器就无法正常运行,投机者也无法登录自己的账户进行交易。在那些大肆宣传虚拟货币的人中,有不少人加入了杠杆交易合约。一旦他们遇到一个大市场,交易所“下跌”,他们往往没有时间平仓和补充保证金,许多人失去了他们的钱。

记者注意到,5月19日,几家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宕机导致投资者仓位激增。事实上,这种现象在过去经常发生。尽管虚拟货币交易所经常被解释为“用户数量和流量激增”、“技术故障”和“系统延迟”,但市场仍然充斥着恶意头寸爆炸,银行家占据了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所有声音。

就在过去的19天里,美国最大的数字虚拟货币交易所coinbase倒闭了。作为回应,coinbase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发现coinbase和coinbasepro存在一些问题,有些功能可能无法正常工作。我们目前正在调查这些问题,并将尽快提供更新。

对于coinbase网站和应用程序的宕机,一些用户在社交网络上表示失望,因为他们想趁数字虚拟货币价格暴跌之际趁机购买。受此影响,coinbase的股价在19日早盘一度下跌约11%,截至收盘时仍录得5.94%的跌幅。

除coinbase外,另一个虚拟货币交易平台“coinan”(Binance)19日上午也宣布将暂停部分虚拟货币提款。根据通知,,除btcup、btcdown、ethup、ethup、ethup、bnbup和bnbdown之外的所有杠杆代币交易均已暂停,所有杠杆代币的认购和赎回功能均已暂停。

金融科技资深评论员苏筱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目前的虚拟货币交易模式下,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C2C模式在海外设立旁路监管,银行和支付机构无意中提供支付渠道,使个人账户资金的真正来源和流向难以确定。在监管进一步细分禁止事项后,平台方提出了更高的管控要求。依托虚拟货币这个火热的市场,任何形式的侵权行为都无法逃避。

"在投币圈里,我有一百套套路来收获你”

非常流行的一句话“硬币圈中的一天,世界上的一年”描述了硬币圈中的资金可以在一天内翻倍几倍,所有的资金可以在一天内化为乌有。你可以在短时间内来回体验“天地”。

至于风险有多大,可以从2020年6月在全国引起轰动的“三人跳桥星湾大桥”事件中看出。正是由于当事人利用杠杆资金参与投机,到当年六月初,他们损失了两千多万元。多年辛勤工作积累的财富很快就消失在空气中。

一位交易员写了一份比特币踩坑的记录,记录中提到:“我只是想提醒我的朋友,比特币是少数人赚钱的东西,大多数人用它来运行。你对财富的幻想被美丽的上升曲线所蒙蔽。”

更为赤裸裸的现实是,在这个不受监管保护的领域,存在着许多混乱。"切韭菜"等现象时有发生,新进入者是商人眼中等待收获的对象。

正如业内人士所说,“在投币圈里,我有100套套路来收获你。”拉盘和砸盘是常见的交易方式。

"“溥仪币”曾收获过大量野心勃勃的“韭菜”“普通银币”实际上是由普通白银公司利用投资者的投资资金运营的。那一年,普通银币的价格从0.5元提高到10元。为了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公司在新闻发布会上承诺将投资者持有的普通银币分成两份(一份十份),将投资者持有的普通银币扩大100倍,并声称将补充100亿元藏茶作为支持。事实上,只有5000多万元的投资资金用于补充藏茶。

大量投资者进入市场后,公司不断恶意操纵普通银币价格走势套现,导致普通银币在投资者中一文不值,损失惨重。

收获方式并没有在交易层面结束,许多骗子打着“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旗号直接发起传销。2019年6月,被称为“货币圈第一个资本盘”的plutoken钱包无法提取硬币,中国官方网站关闭。起初,用户可以通过交易所交换和交易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狗币和其他虚拟货币。

2021年4月,央视财经频道以“破400亿硬币圈骗局”的头衔报道,“虚拟钱夹+代币”在短短一年多时间内席卷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参与者超过200万人,传销超过3000万人。

利用usdt绕过外汇监管,通过一级和二级市场的竞争招揽客户,银行家对庄家行业“了如指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货币圈遵循弱肉强食的法则,因为这一体系不受国家监管,怎么会一团糟。

幸运的是,监管机构洞察到了这些风险,并采取了相关行动。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财委会”)召开第51次会议,研究部署下一阶段金融领域的重点工作。会议要求坚决防范和控制金融风险。坚持底线思维,加强金融风险全方位扫描和预警,推进中小金融机构改革,努力降低信用风险,加强对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的监管,打击比特币开采和交易,坚决防止个人风险向社会领域转移。

此外,今天,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金融服务和财政局也发布了。《有关香港加强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规管的立法建议》在中,建议参考《证券及期货条例》《证券交易法》中的类似授权条款赋予中国证监会在必要时干预、限制或禁止许可虚拟资产服务提供商及其关联实体运营的权力。还有人建议,任何人未经许可从事受管制的虚拟资产活动,即属犯罪,一经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罚款500万美元和监禁7年。

在强力监管下,5月21日晚,虚拟货币再次出现跳水市场,BTC、ETH、BNB、Doge等货币24小时跌幅超过10%。


记者手记:虚拟货币的虚假繁荣何时会破灭?

自2008年比特币诞生以来,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开始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经过十多年的发展,虚拟货币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生态系统。然而,虚拟货币生态系统并不健康。这是不正常和不公平的。无论是交易商、交易所、机构投资者、散户投资者、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所有参与者都在玩游戏。所有参与者都知道,他们在玩一个“脚本”游戏,无论是虚拟货币兑换的停机时间、交易商秘密操纵货币价格,甚至是投资者购买ICO项目的新货币,事实上,各方都“意识到”。

许多投资者甚至承认,“仓位爆炸”经常发生,而且是意料之中的事。exchange的停机是一种常见的操作。如果有人感到惊讶,那只能说它太肤浅了。

混乱,混乱,混乱!虚拟货币生态系统一团糟。每个人都觉得事情的发展在他们的控制之下,试图在混乱中取胜,获取高额利润。然而,参与者仍在反复“面对”一次又一次,虚拟货币市场虚假繁荣的泡沫何时破裂?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每日经济新闻》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被授权享有信息网络通信权。未经授权,第三方不得转载。

记者:潘婷、张寿林、涂颖浩、易旺琪

编辑:廖丹、孙志成、杜恒峰

视频编辑:祝裕

愿景:陈冠宇

排版:廖丹、马源

|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每个标题”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摘抄、复制和镜像

如果您需要转载,请联系我们公众号后台应用和授权

每日经济新闻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