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微信不绑定手机号可以吗?有什么坏处和影响吗 形势与政策碳中和论文(碳中和的政策和措施) 碳中和环保项目有哪些?碳中和的商机 老梁讲比特币完整(老梁讲比特币视频) 国家银行规定以太坊不能交易了吗(以太坊为什么不能交易) 创始元灵比宇宙还早吗(比创始元灵还早的神)

宇宙元尊全集视频(元尊全集在线收听)

前创世神国王现在被困在中国和地球上。他的笔名是刘星。他还活着。在宇宙毁灭之前,在创世神让所有文明回归虚无之前,他应该积累力量卷土重来,继续世界毁灭计划,重建新宇宙,带领幸存者在新宇宙中创造辉煌。

“你想要这个矿泉水瓶吗?”

“不,拿着。离我远点,臭乞丐!”路人把矿泉水瓶扔在地上。

一个18岁的男孩捡起矿泉水瓶,扔进口袋,沿街乞讨破瓶子和罐子。

街上的年轻乞丐是前创世神国王。这是他第二次适应“乞丐”的新身份。

神王为何成为乞丐,始于创世神惩罚神王,神王被困在中国和地球的那一天。

神王被创世神封印,流放到神州大地。神王初到神州地球时,并不适应地球环境。同一天,她病得很重,晕倒在路边。

当他醒来时,他的衣服被偷了,赤身裸体。他并不感到尴尬。此外,他没有语言,沟通能力差。他被认为是一个智力迟钝的人,并告诉他的手和脚。这很有趣。

在这种被动的情况下,一个乞丐伸出手来帮助他,穿上他的衣服,对他说:“你是一个偷渡到这里的黑人家庭!不要害怕,我没有恶意。你不能这样住在这里。我可以帮你,跟我来。”

乞丐把他带进那间破旧的房子,说:“这是你未来的家,你跟我学乞丐,帮我赚钱,好吗?”

看到神王沉默了,乞丐问道:“如果你不同意,你现在可以走了。”

失去所有力量的神王不明白乞丐在说什么,也不知道如何与他沟通。她一动不动地站着。

看到他不肯离开,乞丐想他愿意留下来,说:“你叫什么名字?你在这里偷偷摸摸多久了?”

神王什么也没说。乞丐说:“你为什么不说话?你是个哑巴!”

“既然你不说话,我就叫你刘星的手。记住,你以后会叫刘星的手。我是你的老板。你以后赚的钱一定要给我,好吗?”

乞丐的声音一落,神王又晕了过去,因为她不适应地球的环境。

“妈的,这是一株病苗,损失惨重!”

乞丐骂了一顿,想甩掉包袱,但他受不了,离开了他。

“你见到我真幸运!”乞丐抱怨,给神王喂水和饭,盖被子,整夜无所事事。

第二天,看到神王醒来,乞丐迫不及待地把他拉到街上乞讨。

“乞讨的第一课是捡破布。刘星,去捡破瓶子!让你捡瓶子,不要让你和别人一起抓!这是个傻瓜和弱智!你应该挨打!!!”

“向我学习,拿起这样的瓶子!”

乞丐也是这样教的。上帝王天资是聪明的。在捡垃圾的时候,她理解地球上人们的基本语言。

乞丐拍拍神王的头说:“你这个傻瓜,你终于学会捡垃圾了,可我累死了。”

神王模仿人声,用非常流利的语言对乞丐说:“我……叫刘星,你……叫什么名字?”

当乞丐听到神王说话时,他先是很惊讶,然后笑着说:“哈哈,我闹事很久了,我不是哑巴!你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只要知道我是你的老板就行了!”

“老板?”

“是的,老板!你以后会叫我老板的!老板命令你按照我今天教你的方法,明天自己去捡一袋破瓶子!”

第二天,乞丐递给神王,也就是刘星一个破口袋,让他独自行动,于是出现了上述场景。

神王收拾好所有的口袋去找乞丐。她看到那个乞丐被欺负了。

一群社会渣滓拦住了那个乞丐,取笑他。

其中一人指着长满霉的馒头说:“你不饿吗?这是叔叔特意为你找到的午餐,你现在可以给我吃了!”

乞丐很尴尬,不敢反抗,也不想吃发霉的馒头。

“你他妈的吃不吃!”其中一人踢了那个乞丐的胸部,把他踢开了。

那个乞丐被迫摔倒,结果掉了下来,留着一头长发。原来那个乞丐是伪装成男人的。

“哦,我还是个女人!我说那张小脸感觉多么光滑和温柔!”

当乞丐看到她的身份暴露时,她立即惊慌失措。她扑通一声跪下,几乎哭了起来,乞求道:“先生,请帮我个忙,饶了我吧!”

“饶了你吧,是的,吃了馒头,我们马上就走!”

其中一个不耐烦,抓住乞丐的长发,把她按在馒头上,凶狠地说:“你到底要不要他吃!”

乞丐喊道:“我……吃……”

乞丐捡起馒头,正要把它咬下来。神王敲掉馒头,保护乞丐,扔出破瓶子和罐头,对着渣滓大喊:“滚开!”

“哟,男乞丐来找女乞丐?打电话给我!”

失去了所有力量的神王,无力束缚一只鸡。他只是两次象征性的抵抗,被击倒在地。

“呸,垃圾敢当英雄!”炉渣门累了,他吐了一口唾沫在神王身上,悠闲地离开了。

乞丐见渣滓已经走远了,推着神王哭道:“醒醒,醒醒,刘星,不要死!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当乞丐看到神王沉默时,他哭得更厉害了。

神王慢慢地走了过来,听到乞丐的哭声说:“我很好,但是很遗憾,我乞讨的瓶子都被扔掉了。”

当乞丐听到这些话时,他停止了哭泣。他的眼里充满了泪水,哽咽着:“今天我们不求了,我们回家吧!”

乞丐帮神王回家,耐心地照顾她。神王恢复得很快,仅一天就完好无损。

第二天,乞丐做了一顿饭。吃饭时,乞丐对神王说:“你昨天为什么帮我?你笨吗?这是一个治安混乱、流氓众多的贫民窟。你太软弱了,太爱强悍了。你真的会被杀的!”

神王说:“你帮我,我帮你。”

乞丐用筷子把神王夹在三明治里,说:“多吃点,补补补。”

神王开始吃饭。乞丐说:“你不奇怪我为什么要帮你吗?”

“好奇。”

“你想听到真相还是谎言?”

“真相。”

乞丐犹豫了很久,说:“我在利用你!”

“用我?怎么用?”

乞丐说:“这里的乞丐基本上都有门派和地盘,没有门派的乞丐不能在丐帮里乞讨,我是个没有门派的乞丐,所以我想建立自己的丐帮,拥有自己的地盘,我需要征募兵马,我觉得你智障,容易上当,所以我收留你,让你冒险乞讨在别人的地盘上闲逛赚钱。。。此外。”

乞丐迟疑了半天,继续说道:“另外,如果你在丐帮的地盘乞讨时被杀了,我也可以得到一笔赔偿,以改善我的生活,确保我不会输。”

神王听到乞丐的忏悔说:“不管怎样,你帮了我,你帮了我,我帮了你。”

乞丐小心地问:“你不恨我吗?”

“别恨我。”

乞丐喘着气说:“我以为你知道真相会生气,离开我。这把我吓死了!”

乞丐说:“你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神王说:“你叫老板。”

乞丐笑着说:“我叫张由一,我小时候父母就去世了,我是孤儿,我是被一个老乞丐收养长大的,这房子是他留给我的遗产!”

“顺便问一下,你呢?你也是孤儿吗?”

神王想了一会儿说:“我不是。”

乞丐张由一问:“你的家人呢?”

神王说:“很远。”

“你不想要吗?”

“没有。”

“为什么?”

“因为有比思考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什么比家庭更重要?”

面对这个问题,神王思考了很久,说出了真相:“继续宇宙文明。”

乞丐张由一听到这个回答时感到震惊。然后他笑着说:“哈哈哈,你的大脑被烧坏了!只有你?继续宇宙文明?相信我,你不必考虑这么大的事情!”

神王严肃说:“宇宙将被毁灭。”

乞丐张由一笑道:“哈哈,宇宙毁灭了?我想你的头真的烧焦了!”

神王无视乞丐张由一的话,问道:“你想在宇宙毁灭之前做点什么吗?”

乞丐张由一合作地想道:“如果宇宙真的被毁灭了,那么我就不必为了生存而如此努力,这对我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好事。”

神王听了乞丐张由一的回答,似乎很深思熟虑。

就在这时,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原来是社会渣滓打败了神王。他们甚至跟踪乞丐张由一找到了这里。

渣滓们脸上带着不好的笑容闯进了屋子,说:“嘿,小乞丐,我忘不了你那光滑柔嫩的皮肤,我是来陪你玩的,我们去和师傅们一起洗澡吧,好好伺候师傅们,有赏有赏!”

渣滓们抓住乞丐张由一,把他拉出了门。乞丐张由一震惊地大叫“救命”。不幸的是,这是贫民窟中的一个贫民窟,没有人敢伸出援助之手。

“刘星,救救我!”乞丐张由一知道刘星的手打不过这些社会渣滓,但刘星的手是她现在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刘星的手上。

“知道真相的人要聪明,小心上帝会杀了你!”乞丐威胁神王。

乞丐张由一抓住门框,不想放手。他盯着神王叫道:“刘星,救救我!”

随着清脆的“啪”的一声,渣滓们扇了乞丐张由一一耳光,停止了哭泣。渣滓们喊道:“玛德,不要喝酒,吃好酒,要死!”

神王知道敌人并不比他们强,但她无法忍受。她不得不利用自己毫无准备的优势。

神王利用她未准备好的凳子,在前额上打了最近的一个渣,并放下了一个人。

他没有呼吸,挥舞着一个圆凳子撞了它,但它是空的。

“死!”当渣滓们看到他反抗时,他们进行了猛烈的反击,将神王分成三人和五人。

粪便打在额头上的残留物速度变慢了。他的头上满是血。他掏出匕首,凶狠地说:“玛德,偷袭我,我今天就把乞丐送到西边去!”

渣滓用匕首刺伤了神王的心脏。说起最近,乞丐张由一拿起一件东西砸在了社会渣滓身上。

渣滓痛苦地吃着,张开嘴,将匕首指向乞丐张由一。

“小家伙,我先把你废除!”

白色的刀进来了,红色的刀出来了。乞丐张由一直接掉进了血泊。

被打倒在地的神王看到了这一幕,心中爆发出一种正义感。她自言自语道:“哪怕只让我恢复一秒钟神圣的力量!”

创世神似乎回应了神王的呼吁。神王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力量。

恢复了神权的神王,几次破门而入,将这些不请自来的社会渣滓杀死并清理干净。

神王在血泊中捡起乞丐张由一说:“很安全,没事。”

乞丐张由一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用血淋淋的手指碰了碰神王的脸颊,说:“刘星的手,你能抱紧我吗?”

神王拥抱了乞丐张由一。

乞丐张由一自言自语道:“在我死之前,我还有一点遗憾。我还没有体验到爱的味道,所以你能小声对我说,你爱我吗?”

神王说:“相信我,你会没事的!”

“咳~”乞丐张由一咳出一口血说,“你不想说,我不是被迫的。”

神王见此迅速检查了乞丐张由一的伤口。直到那时她才发现匕首刺伤了她的心和肺。

神王犹豫了一会儿,低声对乞丐张由一说:“我……我喜欢你!”

乞丐张由一满意地笑了,闭上眼睛说:“谢谢你。”

乞丐张由一失血过多,死在刘星温暖的怀抱中。

“你不会死的……”

神王、刘星将女子张由一搂在怀里,用尽一切恢复的神力,与造物系统建立了一丝联系,利用造物系统化腐朽为神奇,在天空中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干脆将乞丐张由一从死神手中解救了出来。神王耗尽了她的神力,重新成为一个普通人。

神王和刘星看着怀中苍白的女子,脸色渐渐红润,宽慰地笑了。

晚上,乞丐张由一从床上醒来,看到桌上的美味佳肴。他自言自语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堂吗?”

神王和刘星轻声说:“你醒了吗?这是我的饭,看看是否合你的胃口。”

乞丐张由一看着刘星的手和桌上美味的菜肴。他不敢相信,说:“这些都是你做的?”

神王和刘星点了点头。

乞丐张由一很快检查了伤口,发现没有伤疤。他的心很冷,说:“没有伤口,我们真的死了!”

神王和刘星笑了,捏了捏乞丐张由一的脸说:“疼吗?死人不疼。”

“啊,疼!”乞丐张由一搓了搓脸说:“我真的没死吗?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还以为我死了呢!顺便问一下,刘星的手,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一点都没受伤?”

(本文尚未签名,无法搜索应用程序。如果愿意,请及时加入书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