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 碳中和 区块链 快讯 正文
热门: 比特币ATM机(从便利店到药店 美国每周新装数百台比特币自动取款机) 有哪些碳中和基金(基金定投:又有ETF新品!七大基金上报,生物育种VS碳中和ETF?) 区块链比特币行情(美股异动|区块链概念股大幅走低 最大稳定币不再稳定 比特币跌破28000) 碳达峰碳中和行动方案提出重要举措(双碳低碳绿色校园碳中和碳达峰能耗平台建设解决方案(附PPT)) 火电企业碳达峰碳中和(“碳达峰”“碳中和”促进能源行业革命) 比原链和比特币什么关系(脱钩!比特币不再跟随美股)

比特币洗钱对外汇有没有影响(比特币能洗钱吗)

3月1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了6起惩治洗钱犯罪典型案件。

这些案件反映了检察机关和中国人民银行对洗钱犯罪的司法态度。

比特币洗钱成为一种新现象

一个使用比特币的跨境洗钱案例代表了使用虚拟货币洗钱的新趋势。

这起洗钱案的上游犯罪是一项集资欺诈。2015年8月至2018年10月,陈某波在意大利注册成立了一家金融信息服务公司。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他以公司名义向公众公开固定收益金融产品,并决定其兴衰。资金主要用于兑现本息和个人浪费,但后来拒绝兑现;建立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发行虚拟货币,通过虚假宣传诱使客户在平台上充值和交易,伪造平台交易数据,通过限制大额现金提取来掩盖资金缺口,谎称黑客窃取货币,延迟甚至拒绝投资者提现。

2018年11月3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对陈某波提起诉讼,涉案金额超过1200万元,陈某波逃往国外。

2018年年中,陈某波将300万元非法集资转入前妻陈某的个人银行账户。2018年8月,陈某和陈某波为了转移财产和隐藏犯罪所得而离婚。

2018年10月底至11月底,陈某得知陈某波被调查,因涉嫌集资诈骗而立案调查并逃往国外,仍将上述300万元转入陈某波的个人银行账户,用于海外使用。

此外,根据陈某波的指示,陈某以90多万元的低价出售陈某波非法集资购买的车辆,然后在陈某波建立的微信群中联系比特币“矿工”,将所有汽车销售资金转移给“矿工”,换取比特币钥匙,并将钥匙交给陈某波交换到国外。陈某波尚未提起诉讼。

经审查,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认为陈某帮助陈某波通过银行转账和比特币兑换等方式向境外转账集资诈骗洗钱,构成洗钱罪;陈某波犯下集资诈骗罪的事实可以得到证实。他潜逃国外不会影响对陈某洗钱罪的认定。2019年10月9日,他以洗钱罪起诉陈某。2019年12月23日,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认定陈某犯有洗钱罪,判处其两年有期徒刑和20万元罚款。陈某没有上诉,判决已经生效。

在办案过程中,,上海市人民检察院朝着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建议在新的领域加强反洗钱监管和金融情报分析。中国人民银行向国际反洗钱组织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actiontaskforce)提供了该案例,作为中国打击使用虚拟货币向国际社会介绍中国经验的成功案例。

据报道,尽管中国监管部门明确禁止代币发行、融资和兑换活动,但由于各国和地区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监管政策不同,虚拟货币与法定货币之间的自由兑换可以通过海外虚拟货币服务提供商和交易所实现,虚拟货币被用作清理跨境资金的新方式。

258万宗可疑交易报告

近年来,检察机关不断加大对洗钱犯罪的惩治力度。2020年,国家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洗钱犯罪嫌疑人221人,提起公诉707件,分别比2019年增长106.5%和368.2%。

据中国人民银行反洗钱局负责人介绍,金融系统的反洗钱责任体现在两个方面:预防和协助打击。

金融机构支付机构依法履行反洗钱义务,包括建立反洗钱内控制度,开展洗钱风险管理,履行客户身份识别、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等义务,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协助行政、执法、司法机关依法查询、冻结、扣划相关资金交易。

中国人民银行依法履行反洗钱监督管理、大额可疑交易报告收集、反洗钱监测分析、反洗钱调查等职责,配合侦查监督机关对相关案件开展反洗钱协助侦查。金融系统可以为侦查洗钱和相关犯罪案件提供准确的金融情报和资金流动证据。

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收到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提交的258万份可疑交易报告。各级人民银行发现并收到重大可疑交易线索16926条,开展反洗钱侦查7804次,向侦查监督机关移交线索5987条;配合侦查监督部门对3321起案件进行反洗钱调查,协助破获涉嫌洗钱案件710起;《刑法》第191条规定的因洗钱罪被判刑的案件数是上一年的三倍多,配合严惩洗钱罪取得了显著成效。

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对614家金融机构、支付机构和其他反洗钱义务机构进行专项综合执法检查,对537家义务机构依法实施行政处罚,处罚金额5.26亿元,违法人员1000人,处罚金额2468万元。

加大打击洗钱犯罪力度

3月1日生效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增加了“自我洗钱”构成洗钱罪的规定。

上游犯罪分子犯罪后,掩盖、隐瞒犯罪所得来源和性质的,不再被上游犯罪吸收作为赃款的后续处理,而是单独构成洗钱罪,加大了对上游犯罪的处罚力度,上游犯罪从洗钱犯罪中获益最多。

为落实新规定,最高人民检察院正在与最高法律合作,研究修改洗钱罪、隐匿、隐匿犯罪所得罪和犯罪所得罪的司法解释,明确法律适用中长期存在的困难和争议,调整一些不适应执法和司法实际情况的规定。

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四检察厅负责人表示,“自我洗钱”的刑事定罪是对刑法中洗钱罪的重大调整。各级检察机关在办理各类洗钱案件和上游犯罪案件时,要强化打击“自我洗钱”的意识,认真检查上游犯罪分子是否有“自我洗钱”行为。发现遗漏洗钱罪的,应当要求有关部门移送起诉或者自查;如果证据是真实和充分的,可以直接以洗钱罪起诉。

有关更多信息,请下载21财经应用程序

推荐文章